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日光女神】(十九、陈红)
【日光女神】(十九、陈红)
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大一的蒋勤勤、金巧巧、陈紫函由于都成了孔日光的
女人,便想法子调到了同一个宿舍,现在三人都在宿舍楼房间里。
  孔日光虽然给她们三个都买了汽车,但一方面这几个丫头还没拿到驾照,另
一方面也怕引起流言蜚语,三个女孩的车都停在袁立小区的停车场没开回学校。
  这时,金巧巧拿着一个袋子走进宿舍,关上门,拉上窗帘,一副神神秘秘的
样子。
  蒋勤勤是好学生,正在复习功课,见状便奇怪的问道:「巧巧,你干嘛呢?」
  一旁的陈紫函正在吃香蕉,也是一脸好奇的望过来。
  金巧巧嘿嘿一笑,从袋子里拿出一盒光盘,悄声道:「学校后街不是有卖碟
的地方么,我经过顺手买了一张。」
  陈紫函走过来,接过来一看,发现光盘没有封套,只写着「白石瞳」三个字,
不禁皱眉问道:「这是什么碟子?」
  金巧巧一边打开电脑一边道:「就是男生们经常说的那种片了。」
  陈紫函顿时瞪大了眼睛,低声急道:「什么!?是……是色情片!?」
  那边的蒋勤勤也是面色苍白,连忙走过来,颤声道:「巧巧你怎么这么大胆!
要是,要是被人发现了……可怎么办?」
  金巧巧无所谓的道:「你们不说出去,谁会知道?难道你们就不好奇么?」
  陈紫函和蒋勤勤都是脸上一红,蒋勤勤担心的道:「要是被人发现,我可没
脸在学校继续待下去了。」
  金巧巧便道:「怕什么,他最喜欢你了,养你一辈子都不是问题。」
  蒋勤勤顿时哑口无言。
  在90年代中期,个人电脑还是个很高大上的玩儿,她们宿舍这台486电
脑可是一万多元,顶得上现在普通工人一年的工资了。
  4M内存,14寸的显示器、单倍速光驱、WIN3。2操作系统,这样粗
陋的配置在1995年已经是很牛逼的了。
  光盘放进光驱,WIN3。2系统已经具备简便的视频播放功能了,很快,
音响里播放起伴奏音乐声,然后,播放窗口浮现过H。M。P株式會社几个字,
接着衣着暴露的女人出现了……
  啊……啊啊……哦哦……啊哦……嗯啊……
  很快,妖精打架的画面出现,音响里发出了勾人的呻吟声。
  蒋勤勤面红耳赤,立刻把音量调到最小,娇嗔道:「要死,怎么这女人叫得
那么下流。」
  金巧巧与陈紫函定神看着显示器中的画面,此时日本90年代初的AV天后
白石瞳正展露着自己出神入化的吹箫功夫,舔得男优欲仙欲死。
  金巧巧自言自语道:「原来……原来是这样子的,舔这个位置会让男人这么
舒服么。」
  陈紫函闻言不禁笑道:「巧巧,你学得比上专业课还认真,嘻嘻。」
  金巧巧脸一红,望向陈紫函那边,顿时笑道:「莎莎,你怎么手里还握着根
香蕉,在想什么了?」
  陈紫函在金巧巧进门时刚好在吃香蕉,一时之间却是忘记放下来,顿时面红
耳赤,连忙把香蕉扔开。
  这时,躲在她们身后正偷看屏幕的蒋勤勤突然道:「原来……原来那个东西
也有不同的,这个男的那个好像小了好多。」
  话音刚落,蒋勤勤顿时惊觉,啊的一声掩着羞红的脸蛋,不敢见人了。
  金巧巧与陈紫函顿时想起那根夺去了她们清白的大棒,对比起这A片男优那
明显小一号的鸡巴,不禁也是红了脸,浮想联翩。
  这时,屏幕里的男女已经正式开干,看着白石瞳那享受性爱的浪荡模样,三
个才大一的小女生只觉得浑身一阵阵的燥热。
  毕竟她们已经尝过了那事儿的滋味,只觉得小穴儿瘙痒起来,脑海里一片迷
糊。
  这时,陈紫函轻声道:「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我似乎就只想着念着老板,
其他男人就算是再怎么出色,也走不进我心里面。」
  金巧巧点头附和道:「我……我也一样,以前还想着这个那个男明星,但自
从那次以后,心里面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蒋勤勤默不作声,但却是一副神思天外的样子,显然也是想起某人了。
  过了一阵子,房间里突然响起蒋勤勤的惊呼:「哎呀,巧巧你摸我干嘛!?」
  「勤勤,你是不是好想要,你的奶头好硬……」
  「别……别这样……啊……啊啊……」
  「勤勤你也摸我一下,我……我好痒……」
  月上中天,录像已经播完了,但是三个女孩子却是挤在一张床上,棉被下的
滚烫身子衣衫不整,彼此慰藉着,不时发出压抑住的呻吟声……
  距离327国债期货交割日已经几天了,但那天发生的一切却还在发酵。
  万国证券要倒闭了,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天下,引起了很大的波澜。
  要知道,万国证券乃是现时中国第一的证券公司,客户众多。可以说中国大
陆第一代玩股票证券的先行者有近半都与万国有关系。
  消息传出,顿时引发如同多米诺骨牌般的雪崩效应,大量万国客户聚集在万
国证券总部,要求立即取回自己的资金,中断与万国证券一切信托合同。
  万国证券因为管金生的豪赌,现在已是空壳一个,根本没有钱偿还给客户。
顿时,上海万国证券总部门外,排起了长长的人龙,群情激奋,一个控制不好就
会造成严重的社会事件。
  幸亏,政府的反应也是神速。
  中央祝总理亲自赶赴上海,第一步召集上海市内所有银行的头头开会,让银
行拿钱出来稳定局面。
  第二天一早,所有万国证券的营业部全数开门,蜂拥而来的股民走进去后,
只见每一个柜台上面都堆着成捆成捆的人民币,大量的纸币堆成小山一样。
  足以把人压死的人民币!
  然后大量的小道消息从市井坊间流传起来,说万国证券有中央背景,上面的
大领导绝不会看着万国轻易垮掉之类。
  无论真假,大量股民的情绪是被安抚了下来,控制住了情况不向最坏的方向
发展。很多人不抛股,不兑现,纷纷散去。
  第二步,召集所有重要券商开会。宣布关闭期货市场,并对有关的期货产品
进行协议平仓,把整个股票期货市场纳入监控。
  孔日光坐在大班椅上,听着代表阳光证券去出席了券商会议的张总的报告,
道:「祝总理确实是大魄力,一出手就把危机处理好了。」
  张总点头道:「虽然是上交所老总尉文渊召集开的会议,但会上宣布的那些
决定,肯定是经过祝总理点头才敢颁布的。」
  孔日光吩咐道:「这件事算是过去了,但阳光证券这次赚了一大笔,只怕会
招人嫉恨。接下来我们要尽量低调,规规矩矩的经营,别让人抓到把柄了。」
  张总连忙点头。
  孔日光拿出一个信封交给张总,张总有点莫名其妙的接过,只听见声音传来:
「张总,前两天那一千万,是平均分给整个阳光证券的员工的。而这里的五百万,
是我私下给你的奖励。」
  五百万!?
  张总的手顿时颤抖了一下,连忙道:「孔董,这……这……这我真是受之有
愧啊。其实这次国债能赚钱全部是您眼光独到,我就是跑跑腿而已。」
  孔日光笑了笑,道:「好啦好啦,别推迟了,每个人干了多少活我都看在眼
里。我未来几年的重心会放在香港和国外,大陆阳光证券这一块就主要交给张总
你了。我很信任你的才干,反正以稳为主,静待时机。」
  张总其实也是假意推迟而已,此时见老板都说开了,便顺势把信封收下,拍
着胸口表忠心。
  孔日光淡淡一笑,鼓励了两句。然后拿出一份合同递给张总,说:「你原来
的合同快到期了,这一份是新的,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张总心道:「我的合同明明还有一年才到期。」
  但表面上肯定不会反驳,接过合同认真看了看,大体上没问题,年薪和现在
差不多,但多了一个保证五年内不能主动辞职的条款,这自然是因为那五百万的
奖金了。
  保证干五年,奖励五百万,等于一年一百万,这在九十年代中期已经是超级
优厚的条件了,堪称打工皇帝。他自然没什么好犹豫的,马上签字,对老板千恩
万谢。
  别人替你卖命就是为了挣钱,说什么都是虚的。五百万对于刚赚了十多亿的
孔日光来说只是毛毛雨罢了,用来稳住一个有能力管理整个公司的人才,很值得。
  其实,就算是多给点,给个一千万,两千万,对于这次赚的钱来讲也是个很
低的比例。只是,作为老板自然得有御下之道,这次要是给了这么多,如果下属
未来又立下功劳呢?该给多少?会不会赏无可赏反生怨怼?就算你真想赏给他一
千万,也不能一次给完,不然人的感恩之心可是有期限的,时间长了就淡忘了。
  孔日光取回已经签好字的合同,又道:「阳光证券未来几年能维持住就可以
了,这次赚得的资金大部分我会转移到阳光地产那边去,以后大陆的房地产将会
有一段长时间的黄金期,现在正是谋划圈地的好机会。」
  老板做了决定,张总自然不会反对,连忙点头应是,说一定会把阳光证券管
理好之类。
  孔日光像是想起了什么,叹道:「其实在中国,炒楼可是比炒股票好赚多了。
长期来看,炒股票亏钱的比比皆是,但炒房的基本不亏钱。」
  张总心中吐槽:「前阵子海南那边因为炒房亏钱而跳楼的人还少么?」
  当然,他自然不会当面指出老板的不对,连忙点头道:「孔董说的是,炒股
票一千几百块就能进场了,门槛低。而炒房,你起码得拿个几十万出来吧,这样
的高门槛已经杜绝了很多卖菜大妈和老大爷的参与了。有钱炒房的基本上不会有
傻瓜。」
  孔日光点头道:「这只是一方面,关键是炒股的庄家可能有很多个,比如我
们阳光证券能做庄,万国证券能做庄,辽国发也能做庄,散户被这个庄家洗刷那
个庄家洗刷,本少利薄自然难赚钱。而炒房,大陆真正的庄家可是只有一个,只
要跟着大庄家,长期下来怎么可能亏钱?」
  张总乃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老板所说的大庄家是谁,连忙点头应是。
  孔日光看着张总,心道:「稳住五年,足够了。97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美
国纳斯达克科技股的泡沫之旅,要是一切顺利,大陆这点生意哪会放在我眼里?
那时只怕我已经够资格挑战没落的罗斯柴尔德了。」
  他可没忘记自己这具身体那离奇死亡的父亲孔阳,以及出身罗斯柴尔德家族
生死不知的神秘母亲。
  孔日光有强烈的预感,未来自己肯定会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碰上。
  晚上,孔日光半躺在床上,一丝不挂,正在看新闻联播。
  一个赤裸的少女则趴在他两腿之间,正卖力的替他吸吮着肉棒。
  咻……咻咻……
  「阿卿,你的技术进步得真快。」
  正在吹箫的少女自然就是董卿了,收了一百万被破处后,认清了现实的她很
自然的接受了包养。特别是知道男人准备回北京,并运作她进入央视后,伺候起
来却是更加认真了。
  她抬起头,眼睛水汪汪的,有点不安的道:「对不起孔董,我刚才牙齿碰到
你的那个了……」
  孔日光笑问:「哪个呢?」
  董卿脸一红,羞涩的道:「是……是那个龟头了……」
  孔日光用手摸了摸少女的头,道:「放心,我又不是豆腐做的。」
  董卿只觉得手中的那根肉棒又硬又热,简直像是烧红的铁棍那样,不禁轻声
笑了笑。
  就在这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董卿顿时一惊,连忙爬起来,一把抓过散落在一旁的乳罩和内裤掩在胸前,
一脸疑问的望着男人。
  孔日光无所谓的道:「我约了一个朋友,你要是害怕的就先躲起来。」说罢,
竟赤条条的站起来,走过去开门。
  董卿脑子里一片混乱,心中又惊又怕,顿时浮现出各种恐怖的可能性。她快
速的到处看了看,然后手忙脚乱的抱着衣服跑到角落的衣柜处,打开柜门,躲了
进去。
  孔日光哑然失笑,自顾自的走到门口处,打开房门。
  只见门外站着一位容颜如天仙般的绝代佳人,倾国牡丹陈红!
  陈红看见赤条条的孔日光,顿时大吃一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掩着小嘴,
不知所措,但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聚焦到男人下面那根已经挺立的大棒上。
  孔日光用力一拉,便把陈红拉进房间,顺手关上门。
  然后,他把这美人儿公主抱起来,直接往大床那走过去。
  陈红稍稍定了定神,挣扎起来娇嗔道:「别这样,我还没洗澡。」
  孔日光笑道:「我就喜欢红姐身上的味道,嘿嘿。」
  说罢,便把陈红扔到床上,整个人扑了上去,又亲又摸起来。
  在许晴离开上海返回北京后,晚上孔日光便借故约隔壁的陈红吃饭聊天,入
夜后稍稍撩拨几句,没想到陈红轻易就上钩了,当晚便成了好事,足足大战了两
小时。只把这大陆顶尖的美人儿干得求饶才算数。
  之后几日,在等待327国债期货交割的空档期间,基本上每晚孔日光都是
搂着陈红香喷喷的赤裸娇躯睡觉。
  陈红也是表现得无比的娇痴,每当要冲上高潮时,总是把双腿盘在男人后背,
让男人的肉棒尽量深入,淫荡的要求男人全部射进她体内。
  男人都不喜欢戴套的,特别是陈红这样的绝色佳人,能内射她真是快感满分,
孔日光这几天起码在这美人的肉洞里发射了七八次,每一次都把女人的小穴儿射
得满满的。
  反正陈红说会吃事后药,这么体贴的让男人内射,孔日光自然也没所谓了。
  虽然孔日光也奇怪陈红现在不是应该深爱着陈凯歌的么?整天找自己偷情是
怎么回事?
  直到327国债期货交割前一天,陈红才说有事要离开一阵,没想到这么快
就回来了。
  此时,陈红被压在床上,扭捏了一会,还是被脱光了衣服,露出了一身雪白
的肌肤来。
  她也不反抗了,反而用手抚摸着孔日光那肌肉匀称充满雄性魅力的身躯,暗
道:「这两天总算是找到机会避开倪萍,和凯歌独处了半天……唉,尝过这姓孔
的家伙的滋味后,我竟然对凯歌没什么感觉了……」
  论身材样貌以及床上的战斗力,孔日光简直是傲视群雄天下无双,陈红虽然
一开始和孔日光上床是另有目的,但干过之后,却也不得不为之深深着迷。
  只是,这样的男人却非良配……
  陈红已经27岁了,和许晴不一样,她渴望的是能拥有一个稳定的家庭,当
一个成功男人后背的贤内助,生儿育女相夫教子。
  无论如何,孔日光是不可能娶她的,这点陈红十分清楚。
  「孔日光高大英俊,基因必定优秀,借他的种子怀孕后,便回到凯歌身边
……就是,就是日后被凯歌发现,起码孩子的生父是个超级富豪,一辈子也是衣
食无忧的!甚至,甚至有可能继承庞大的身家呢!」
  她可是托人调查过孔日光这个人的,得知这家伙名下竟然有这么多公司与产
业,起码几十亿的身家,可真是吓了一跳,借种的念头也是坚定了许多。
  只是……只是未免就是太对不起凯歌了……
  但陈红转念一想:「反正凯歌这么多年好几个女人了,都没有一个怀孕,与
其一辈子无后,不如我行险一搏,也不算是太过分啊。」
  陈红思前想后,孔日光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半跪在床上,欣赏着身下女人那张美丽不可方物的脸蛋。
  眉目如画,倾国倾城,真是说不出的绝色,不愧是90年代号称大陆第一的
美人儿啊。
  其实以前的女星很多都不是锥子脸的,如陈红就是标准的鹅蛋脸,但是那种
由内而外的温婉美丽,那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柔和精致,又岂是后世那些浓
妆艳抹的网红锥子脸能比的?
  躲在衣柜里的董卿真是目瞪口呆了,她自然认得陈红这个大明星。
  「没想到……没想到连陈红都和这个香港的大老板有一腿……」董卿本来对
于自己被香港人包养,心里面还是有点不舒服的,但看到竟然连陈红都这样子,
顿时平衡了许多。
  此时,只见孔日光躺到床上,陈红却爬起来,凑到男人胯下,玉手握住肉棒,
把脑袋凑了过去。
  突然,陈红惊呼道:「啊!口水!?刚刚这里有别的女人!?」
  却是准备吹箫的陈红只觉得男人的鸡巴油光可鉴,湿漉漉的,认真一看,赫
然是口水,马上知道自己进门前肯定是有别的女人含过这根东西。
  孔日光笑道:「既然这样,阿卿你便出来吧,不用躲了。」
  话音刚落,已经在衣柜里躲得浑身不舒服的董卿便抱着衣服走了出来。
  陈红大惊失色,连忙抓起床上刚被脱下的衣服,连爬带扭跳下床,用衣服掩
着自己的身体。
  这样的情况实在太出乎意料,陈红只觉得脑袋都短路了,语无伦次的道:
「你……你……我……怎么……你……我……」
  孔日光躺在床上好整以暇的道:「阿卿是我的女人,红姐你今天给电话我的
时候,她已经在我身边了。反正我明天就离开上海了,今晚也不用顾忌那么多,
一起快活一下便是,反正红姐老说我太厉害让你受不了,正好有个人你忙。」
  这番话说得无耻之极,陈红只觉得一阵晕眩,虽然她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
自然不是什么纯洁少女,也曾经为了演出机会陪过男人睡觉,像这次傍上陈凯歌
最初就是为了当电影《风月》的女主角。
  但是,两个女人一起伺候男人,她可是从来没尝试过。
  她想发火,但却又发作不起来。
  说到底,孔日光并不是她的什么人,两人充其量不过是奸夫淫妇勾搭成奸罢
了,陈红根本没有立场发火。
  只是,只是她好歹是经常受媒体追捧的知名女演员,号称中国第一美女,心
中自然是有股傲气的。
  一时间,陈红僵直着身子,一动不动,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董卿却是在孔日光的指挥下,接替了刚才陈红的位置,红着脸替男人舔弄
鸡巴。
  孔日光对陈红道:「红姐,有什么好顾忌的,阿卿绝不会泄露我们之间的事
情,大家就当做一个开心的游戏,彼此一起玩玩便是了。」
  陈红定了定神,羞愤的道:「你自己慢慢玩吧,我走了!」
  说罢,便自顾自的开始穿衣服。
  孔日光嘿嘿一笑,从床上跳起来,一步跳到陈红身边,用力一扯,便把这美
人扯回床上。
  陈红挣扎着道:「放开我!你……你这个混蛋!」
  孔日光压在陈红那光滑柔软的身子上,认输般的道:「好吧好吧,阿卿你先
回家,我迟点再找你吧。」
  董卿其实对于和别的女人一起光脱脱的陪男人也是浑身不自在,闻言虽然心
里极不舒服,但那一百万的人民币早就把她的尊严给打掉了,还是点点头道:
「知道了。」
  说罢,董卿便自顾自穿好衣服,收拾东西离开。
  陈红倒是有点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很快,董卿离开了房间,房间里就只剩下陈红和孔日光两人了。
  陈红有点不好意思的轻声道:「对不起,早知道这样我今晚就不过来了。」
  孔日光探手到这美人秀挺的乳房上轻轻抚摸着,手指捏着那颗嫣红的蓓蕾,
道:「嘿嘿,红姐今晚怎么补偿我?」
  陈红想起男人刚才说准备离开上海的话,便轻声道:「你想怎么样,便怎么
样吧。」
  孔日光便道:「那红姐你先换一套衣服。」
  说罢,在陈红诧异的目光中,他取出一套白色的纱衣来。
  对于陈红,孔日光最深刻的印象其实是她在《春光灿烂猪八戒》中扮演的嫦
娥仙子,白衣飘飘真是美得如同画中仙一样。
  只是现在才1995年,这部电视剧还没拍摄,所以孔日光只好随便让人找
来一套白色的纱衣滥竽充数。
  陈红接过衣服,皱眉问道:「这是干嘛呢?」
  孔日光笑着说:「红姐你可是公认的大陆古装第一美人,我一直都希望看见
你穿古装的样子呢。」
  陈红轻声道:「这我可不敢乱认,论古装美人,何晴不比我差。」
  孔日光不禁问道:「红姐你和何晴很熟?」
  陈红点头道:「前几年央视拍《三国演义》,我扮演貂蝉,她扮演小乔,都
是一个剧组里面的,算是熟悉吧。」
  说罢,她秀眉一扬,道:「怎么啦?你这小坏蛋看上何晴了?」
  孔日光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陈红也没追问,拿着衣服左看右看,她可能也觉得好玩,便没拒绝,把那白
色的纱衣穿上。
  这个时期的她正处于颜值巅峰,说实话甚至比几年后拍摄《春光灿烂猪八戒》
时更美几分,一身白衣穿上身上后,顿时如同仙子临凡一样。
  特别是这身纱衣还是半透明的,把里面那赤裸的女体半遮半掩,若隐若现,
更是勾人。
  「好像,好像好奇怪啊!」
  陈红看着自己一身充满淫靡气息的装扮,不禁有点羞赧。
  孔日光走过去,一把就搂着这漂亮的女人,低头亲吻下去,陈红便也抬起头,
与男人热吻起来。
  一边吻,男人的大手便落到了女人的臀部处,隔着纱衣轻轻揉捏把玩。
  陈红的身材是苗条型的,胸与屁股都不大,但却颇为挺翘,很有弹性。
  吻了一阵,唇分,孔日光望着陈红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禁赞叹道:「红姐
真是漂亮,和你一起时我真觉得自己在操仙女一样。」
  陈红脸一红,娇嗔道:「哪里……哪里有说得这么难听的!」
  说罢,轻轻捶了男人胸膛几下以示不满。
  孔日光哈哈一笑,抱着陈红把她放回床上,吩咐道:「红姐,亲一下我下面。」
  陈红已经和他上过几次床了,自然不拒绝,便听话的趴在他下面,握住鸡巴
轻轻的舔了起来。
  现在的陈红正是美得石破天惊的时候,这般俯身低头的女神吹箫,让孔日光
兴奋地鸡巴猛跳,特别看着自己的大龟头缓缓的没入女神那娇艳的红唇里面,几
乎让人爽得马上就能射出来。
  「好舒服,红姐,哦哦。」
  男人不停的发出赞叹声,陈红的美眸带着魅惑的光芒,一边吸吮,一边不时
与男人对望,似乎在征询男人的感觉一样。
  咻咻……咻咻……
  「红姐,我先在你嘴里射一次吧!」
  「呜呜……别……别……要射就射进下面。」
  孔日光看着陈红手忙脚乱的吐出鸡巴,阻止自己口爆,不禁露出奇怪的表情。
  陈红心中一惊,但她毕竟是专业演员,马上露出一丝迷醉之色,腻声道:
「人家,人家喜欢被你射进里面的感觉。」
  孔日光乃是聪敏之人,马上就把陈红的心思猜到几分,暗道:「陈红莫非是
想怀上我的孩子?但她明明是一门心思想嫁给陈凯歌的啊?对了,莫非是借种?」
  想到这里,他顿时想象出陈红被自己操大肚皮的过瘾模样,顿时更加兴奋。
  「只是,原历史中陈红明明是替陈凯歌生了两个儿子的,而且夫妻恩爱了二
十年,料想那肯定是陈凯歌自己的种,不然不可能这么多年没发现。难道我穿越
后,历史也改变了?」
  表面上他却像是一无所觉的样子,淫笑着将鸡巴在陈红那张美绝尘寰的脸蛋
上戳来戳去,问道:「既然这样,你便自己坐上来吧。」
  陈红扭捏了一下,便撩起纱衣的裙摆,露出两腿之间那片黑色的森林,分开
双腿,轻轻的跨坐到男人身上。
  嗯啊!
  随着一声惹人遐思的闷哼,孔日光只觉得自己的龟头被一个湿暖紧窄的美妙
腔道吞没,忍不住舒服的叹了口气。
  陈红娇喘吁吁的道:「你……你的太大了……好涨……」
  一边说,她一边探手往下握住男人肉棒根部,身子缓缓落下。
  「啊!嗯哈……顶……顶进来了……好粗……啊……」
  只见她身子一颤,不由自主的往前倒下,连忙用双手撑在男人的胸膛上,才
稳住娇躯。
  孔日光见状,便解开她的衣扣,让上半身的纱衣散落,露出了美好的裸体来。
  陈红的皮肤极好,雪白如玉细腻非常,此时身子前倾,胸前双乳便轻轻的晃
荡着,极为迷人。
  男人双手往上,抓住这对美乳轻轻把玩,那小巧的奶头却是已经硬挺了。
  「虽然只是B罩杯,但形状却不错,很有弹性。」
  孔日光心中暗自评价,让陈大美人的奶子在手中不停的变换形状。
  陈红一边轻轻的扭着臀儿,感受男人坚挺的肉棍,一边用手抚摸着男人强壮
的臂弯与胸膛,那线条优美却充满爆炸力的肌肉简直让她心荡神驰。
  姐儿爱俏,就算是陈红也不例外。
  这位大陆顶尖的美人儿,按着男人的胸膛借力,不停的上下起落着的臀儿,
让鸡巴在自己小穴里快速进出。
  啪啪啪……
  女人那肉肉的屁股与男人胯间不停撞击,发出了交合时特有的声音。
  「啊……啊啊……啊……坏蛋,你……你也动一下……我……啊……我没力
气了……」
  孔日光哈哈一笑,扶着陈红的柳腰,腰部用力往上挺动,肉棒狠狠的撞击,
大龟头每一下都顶入女人花穴最深处。
  顿时,陈红只觉得强烈无比的快感从身体深处迸射开来,让她忍不住大声的
淫叫起来。
  高贵典雅的倾国牡丹这一刻却是被干成了放荡淫靡的暗夜玫瑰,让男人分外
兴奋。
  才干的几十下,陈红被干得频临高潮,浑身发抖的瘫软下来,整个人趴在男
人身上,被动的任凭男人从下往上操弄自己。
  「啊……啊啊……到了……嗯哈……啊……好……好舒服……啊啊啊……要
……要到了……」
  「嘿嘿,我也要射了,红姐,我拔出来射外面吧?」
  「不要……啊啊……不要拔出来……人家……人家要你射进去……呜呜…
…好……好深……干……干进最里面了……啊啊……全部射进来……」
  「但是,老是这样内射,怀孕了怎么办?」
  「不管了……呜……啊啊……人家……人家就要你热热的东西射进来……我
……啊啊……高潮了……啊啊……快……啊啊……」
  孔日光双手用力抓着陈红那充满弹性的翘臀,腰部不停的用力,鸡巴如同永
动机一样猛力的操弄,终于,陈红的身子如同触电般猛的一抖,啊的一声长吟,
然后肉洞一阵有节律的紧缩,却是冲上的绝顶。
  男人也是一声低吼,不再控制精关,热腾腾的精液就这样全部射进这绝色佳
人的花户深处。
  「哦……啊啊……好……好烫……好多热热的东西射进来了……啊啊……啊
……」
  陈红失神的自言自语,浑身潮红,轻轻颤抖,酥软无力的整个人趴在男人身
体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而孔日光则用手轻轻的在女人那光洁白嫩的玉背上抚摸着,抚慰着对方。
  过了好久,陈红总算回过神来,轻声道:「阿光,你的身体好强壮,这样趴
着好舒服。」
  一边说,一边用手在男人手臂的肌肉上摩挲着,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陈红虽然不是什么守身如玉的女人,但性经验却并不太多,除了读书时候谈
恋爱,后来就只和几个导演或是其他能为她演艺事业带来帮助的领导上过床。
  就算是这次接近陈凯歌,原本她的目的也只是想在大片《风月》中谋取女主
角而已,只是后来却被陈凯歌的才华吸引,加上自己也到了要嫁人生子的年纪,
便立定决心要嫁给对方当陈太太。
  像孔日光这样帅气强壮,高大英伟的年轻男子,陈红真是第一次接触,被操
过几次,才发现床上那事儿竟能如此舒服,真是觉得以前都白活了。
  她稍稍撑起身子,望着孔日光那张俊逸的脸蛋,暗道:「若是我年轻七八岁,
只怕真的会像飞蛾扑火一样,不管不顾的跟着他。唉,就算是以后真的能嫁给凯
歌,只是,只是若这小坏蛋再来撩拨我,我只怕也忍不住要和他偷情……」
  陈红在大陆娱乐圈摸爬打滚了好些年,自然比小女生务实了许多,从她原历
史上能借怀孕踢走倪萍成功当上陈凯歌正式老婆就知道,这位陈大美人绝不是省
油灯。
  她双腿跪在床上,双手撑起,然后缓缓的抬起屁股,男人的鸡巴慢慢的被她
退出。
  当那大龟头离开肉洞,一道白浊的液体便从她的小穴里流出,掩着大腿根部
流下,显得无比的淫靡。
  此时,陈红望着那根依旧挺立着的肉棒,惊叹道:「怎么,怎么刚射完还这
么硬的!?」
  孔日光笑道:「看到红姐光脱脱的样子,怎么软得下来。」
  陈红心中一荡,吃吃笑道:「小坏蛋,你真是个小坏蛋。」
  就在这时候,电话铃声响起。
  陈红认出是自己的铃声,便皱眉道:「谁啊?晚上还打电话来。」
  说着,便扭着屁股往床角爬过去,取出衣服堆里的手机。
  「啊!凯歌?」
  居然是陈凯歌的电话,陈红连忙定了定神,接听起来。
  孔日光嘴角勾起诡异的笑容,悄悄的靠过去,伸出大手在陈红挺翘的臀儿上
抚摸起来。
  陈红身子一僵,连忙往后摆手,不停的摇头,示意男人别胡闹。
  声音却丝毫没有异样,柔声道:「你这么晚都还没吃饭啊?好的好的,我就
在酒店房间呢,要不我们一会一起吃。这酒店的饭菜还算可以的,你……啊!」
  正在说话,突然间,陈红只觉得纤腰被一双大手按着,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在
自己臀儿那蹭来蹭去,然后竟一下子从后捅入体内,让她忍不住啊的一声喊出声
来。
  「没……没事……突然看见了一只蟑螂……啊啊……进……进洞了……啊
……对对……我说的是蟑螂……」
  陈红一手捂着电话的话筒,一手捂着自己嘴巴,天香国色的俏脸露出无比纠
结的神态,又是惊恐,又是兴奋,整个身子都泛起淡淡的绯红。
  她转过脸,对着身后那正狠狠操弄自己的男人露出哀求之色,但却只换来男
人更强力的抽插,顶得她魂飞魄散。
  「呜……呜呜呜……呜……」
  她虽然用手掩着小嘴,但被大棒抽插的快感实在过于强烈,让她忍不住从鼻
子发出呜呜的声音来。
  「不是……我……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个无耻的女人……很对不起倪萍姐…
…呜呜……呜呜呜……但……但我又真的好喜欢你……凯歌……呜呜呜……我
……啊啊……呜……」
  陈红完全发挥出专业演员的出色演技,又哭又叫,装作情绪失控的样子,竟
是把被男人操得神魂颠倒的状况给遮掩了过去。
  只是,男人的抽插越发强劲,简直犹如暴风骤雨一样,干得陈红快要疯狂了。
这样的情况下,又是紧张又是刺激,似乎有一种奇异的突破禁忌般的快感,女人
大量的淫水混杂着刚才射进去的精液,随着鸡巴的进出洒落得满床单都是。
  陈红已经听不清电话那头在说什么了,索性猛的按了电话的挂断键,然后随
手把手机扔开,双手抓着床单,淫荡的喊道:「用力……啊啊……用力操我…
…我又要到了……啊啊……」
  过了一阵,她的电话又响起来,但陈红根本没空接听了,电话的响铃与女人
那高亢的呻吟交织在一起,在房间里回荡着。
  孔日光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干着陈红,而陈红也主动的往后送着臀儿迎合着抽
插,奸夫淫妇竟是配合得无比的和谐。
  终于,在陈红的又一次高潮中,孔日光再度在女人的小穴里内射。
  陈红娇喘着,感受着滚烫的精液不停的冲击着自己的子宫,好不容易,总算
平服了一些,连忙取过电话回拨过去。
  她紧张的拿着电话,而男人那根射完精的鸡巴还深深的插在她体内。
  「喂,凯歌。是啊,刚才电话不知怎么的出了点问题,嗯嗯,我迟点就去买
一台新的。什么!?你到了酒店的停车场了!?这么快!?我,我马上过来!」
  说罢,陈红慌忙挂断电话,小狗儿般往前爬了几步,让男人的鸡巴退出,接
着马上爬下床,也不管精液正在小穴里流出来了,以最快的速度穿上内裤,然后
迅速穿衣。
  很快,端庄典雅美丽迷人的倾国牡丹便恢复原貌,就是脸蛋上还有一丝不正
常的潮红。但她本来皮肤就极好,白里透红的,这点破绽自然也不会被人注意。
  陈红对着镜子稍稍的整理了一下仪容,便对孔日光道:「我……我先走了…
…你……你……」说到一半,却有点欲言又止。
  孔日光笑道:「放心,我不会坏你好事的,你赶紧去找陈导吧。」
  陈红顿时松了口气,露出迷人的笑颜道:「阿光你真好,谢谢你。」
  然后促狭的眨了眨大眼睛,娇笑道:「最多我以后介绍何晴给你认识,嘻嘻。」
  那倾国倾城的美丽仪态,倒是让孔日光也呆了一下,暗道90年代大陆第一
美人果然名不虚传。
  看着陈红急匆匆的走出房间,孔日光哑然失笑,暗道:「要是半路内裤里的
精液流了出来,这美人儿该如何掩饰呢?哈哈。」
  一天之后,孔日光回到了北京。
  现在是下午时分,他正与桐叔在书房里密谈。
  桐叔赞叹道:「阿光,你的眼光我是服了,真是难以置信,你是怎么发现3
27国债期货这个赚钱机会的?」
  孔日光道:「只是有点运气罢了。对了,桐叔,我这次有件事情希望你帮忙。」
  桐叔点头问道:「什么事?」
  孔日光沉吟了一下,道:「这次赚的钱,我想拿五个亿出来,其中一亿桐叔
你自己收下,其余四亿我想送出去。」
  桐叔露出震惊之色,马上摇头道:「你不必给我,我现在这个年纪了要再多
的钱也没意义。况且我年轻时和你父亲一起赚的钱,就算是到我死的那天也花不
完。」
  顿了顿,又道:「你这次赚的钱扣除还贷给银行的部分,大概不到十五亿,
你竟然舍得送这么多出去?」
  孔日光苦笑道:「财帛动人心,这次阳光证券赚了多少有心人一查就知道。
这么多钱太烫手了,不分点出去让上面一些人也得到些好处,只怕以后阳光集团
在大陆寸步难行。」
  说着,他露出自信之色,道:「既然要送,就一次送够,利益足够了,便自
然有人替阳光集团保驾护航。虽然未来我的重心不在大陆,但是这个世界上发展
速度最快的蓬勃市场,也是绝不能轻易放弃的。」
  桐叔了然的点点头,笑道:「你和你父亲这点真像,都是那么大气。你父亲
短短时间能让阳光集团在大陆发展起来,也是这个原因。」
  孔日光想起死的不明不白的孔阳,叹道:「终有一天,我会为他讨回一个公
道。」
  他或许算不上什么好人,更是个好色无形之徒,但却恩怨分明,既然孔阳对
自己有恩,那自然要想办法回报。
  桐叔凛然道:「阿光,除非你足够强大,否则别轻易掺和进去。」
  孔日光认真的点点头,道:「桐叔你放心,我知道自己的斤两,不会做傻事
的。」
  他现在顶天就十亿美金多点的身家,也没什么势力,即使是没落的罗斯柴尔
德家族,也绝不是此时的他能窥视的。
  桐叔想了想,建议道:「这样吧,我估计三个亿左右应该足够了,你拿三亿
出来,我想办法帮你慢慢送出去」
  孔日光自然赞同,毕竟桐叔在京城经营了这么久,肯定比自己看得准。
  离开了桐叔的别墅,孔日光驱车来到他买给袁立的房子。
  袁立、蒋勤勤、金巧巧、陈紫函四个北影学生妹已经知道他回北京的消息了,
都聚在这里等着。
  一进门,孔日光就拿出四个信封,分别交给这四个女大学生。
  「哇!一,一百万!」
  金巧巧最是一惊一乍,顿时惊呼出声。
  信封内是一个一百万的存折,四个女生,每人一百万,一下子就是四百万了。
  她们真是眼都直了,只听到孔日光的声音响起:「这是给你们的奖励,我说
过,我绝不会亏待我的女人的。」
  当天晚上,孔日光便留宿于此,四个女孩子则轮流伺候他,让他枪挑四女,
无比快活。
  大床之上,男人全身赤裸的躺着,蒋勤勤跪在他两腿中间,金巧巧与陈紫函
则跪在他大腿边上,三张青春俏脸一起凑在他胯下,咻咻有声的舔弄着他的鸡巴,
把从A片上学到的白石瞳吹箫技巧学以致用。
  袁立则捧着巨乳,在男人胸膛上蹭来蹭去,不时亲吻一下男人的俊脸。
  这时,袁立像是想起了什么,娇喘着道:「对了老板,我查过了,俞老师她
应该是出国去了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留学。」
  孔日光眉头一皱,没想到俞飞鸿为了躲自己,竟跑到加拿大去了。
  这个气质美女他自然不想放过,只是现在却暂时没空跑到多伦多找人,只得
以后等以后再去了。
  想了想,他道:「先不管她了,对了,我明晚的飞机回香港,你们几个就好
好的学习,锤炼演技,我已经交代阳光华艺尽量的给你们机会。我过一段时间再
过来北京。」
  四个女孩马上齐声道:「谢谢老板。」
  孔日光面色一正,道:「但是我这个人公私分明,你们任何一个都不能仗着
我的宠爱,影响公司的正常运作。你有这样的能力,我会让人优先选择你,但要
是你达不到要求却胡搅蛮缠甚至捣乱的话,嘿嘿。」
  说到此处他面色更为冷峻,右手轻轻举起道:「我能把一个人捧上天,也能
把她踩到地下!」说罢,他手指一收,用力握紧。
  四个女孩子都只觉得后背发凉,不敢作声,却是伺候得更卖力了。
  孔日光却是笑了起来,严肃的气氛一扫而空,「好啦,别害怕,在我看来你
们几个都是很有天赋的演员,倒是不必担心。」
  蒋勤勤此时颤声道:「老板,你刚才的表情真凶,吓死人了。」
  孔日光在这四人里最喜欢的就是清纯美丽温柔娇怯的蒋勤勤,顿时让她躺在
自己身边,搂着她轻轻抚摸,略加抚慰。
  他又道:「其实我也想问问你们,你们是不是都依然想坚持着当演员这条路?
老实说,既然你们跟着我,就算是什么都不干,我也一样能保证你一辈子衣食无
忧,荣华富贵。」
  四个女孩子都是呆了一下,明显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
  想了一阵,四个女孩却是都一致的表示不想当个什么都不做的金丝雀,依然
希望在演艺这条路上走下去。
  孔日光暗道:「果然,能够在这么多人里面脱颖而出,成为知名演员,都是
对演艺有着非同一般的热情的。虽然还很青涩,但还是拥有那样的特质。」
  胡天胡帝了一晚,四个女孩第二天都是起不来床,通通请假了。孔日光则是
休息了半天,然后赶赴机场,坐飞机飞回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