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杲杲配】(完结篇)
【杲杲配】(完结篇)
第九集【再见白雪】
  『老师,您看我论文行么?』一个学生拿给我看,『页码不对,目录不对,
重写』我把论文扔回给她。女孩站在我边上一动不动,『你跟我这站着干嘛,该
干嘛干嘛去』我瞪了她一眼。女孩没一会又哭了『老师您帮我看看还哪里有问题
可以么?』,『先把最基本的页面目录改了去,要不然我没法看,改去吧』我瞧
着她,她无奈扭头出门,刚出门没两步,又回来了『老师我能要您的QQ号么?』
女孩红着眼圈问,『没Q,改完了上办公室来找我就行了』我继续看着别人的论
文边和她说,『老师您电脑上不挂着Q呢么?』她指着电脑屏幕。我看了一眼屏
幕,又看了一眼她『你叫什么?』,『陈媛』女孩说道……
  陈媛,山东人,是个研究生,学习不错就可惜有点书呆子,心眼很多,但都
没用在正地方,满脑子都是怎么偷懒怎么来,论文已经交来七八次了,次次都有
问题,而且还会出现重复性的问题。个字不高,一米六三左右,很苗条,大概理
科的女孩大多都不会打扮,每次见她都是小黑鞋配黑丝袜,小裙子配半截袖。
  陈媛死缠烂打把QQ要了去,可第二天她在QQ里跟我聊的并不是什么所谓
的论文,而是兴趣爱好,紧跟着就开始问一些隐私的问题。
  陈媛『你有女朋友吗?』呆呆『没』陈媛『你喜欢吃蛋糕吗?』呆呆『还好』
陈媛『我喜欢吃』陈媛『我觉得你就像是蛋糕』呆呆『那我算奶油蛋糕还是巧克
力的?』陈媛『什么蛋糕我都喜欢O(∩_ ∩)O』我正和陈媛聊着天,同事们
都在议论着什么,因为聊天太过专注,我也没去多问什么继续看着自己的电脑。
  『老师,帮我看看论文』一个女孩的声音在我身后和我说。
  我头也没回,用手指着边上的同事『你找边上这老师给你看吧』。
  『老师还是您帮我看吧』女孩又继续说道。
  我扭过身,打算好好说说这位同学,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第十集【首杀小三儿】
  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大高个女孩站在了我面前,我的天,瘦高瘦高的个子,棕
色的齐腰长发,上身穿着粉色的宽肩短袖,下身穿着超短裤,透过黑丝清晰可见
细白笔直的两条腿,脚下穿着一双纯白色的网球鞋,如果用女神一词来形容这个
女孩都太肤浅了。
  『你是?』我瞧着好似眼熟,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女孩拿起我办公桌上的杯子在我头上转了一圈『这要是鸡蛋汤我就泼你一身
了!』我瞬间恍然大悟……『你怎么来了?!』办公室一片哗然,同事各种问
『这是谁啊?』,我连忙站起身给大家介绍『这我女朋友,叫白雪』。同事完全
是不信的眼神『真的假的?你自己女朋友你都没认出来?逗我们呢吧~ ?』大家
你一言我一语,吵吵了几分钟才算真信了。
  同事们甚是热情,给白雪各种糖,水果。同事们问东问西『你有多高呀姑娘?』,
白雪笑道『一米八』,『看着好像你比MY要高一点似的』,我无奈的说道『女
的显高而已』,同事们各种对白雪爱戴,完全一副我配不上白雪的架势。
  白雪坐在我的公桌前,扭头看了看我的聊天记录,嘴角一扬冷笑了一下『呵』,
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你陪我出去转转吧』,同事们一听白雪这么说,纷纷说道
『去吧去吧,赶紧陪陪女朋友吧,大老远来的……』我和白雪走在大学的校园里,
回头率确实有点高。『你怎么会来找我的?』我疑惑不解的问道,白雪看着我
『我昨天给你打电话,我说我来你欢迎不欢迎,你说你欢迎的啊!』,我一脸懵
逼『我有说过么?』,白雪突然停住脚步『好吧,那我就当是来帝都旅游了,我
走了拜拜』然后扭身就走。我当然是要去拉一拉『哎~ 我没说不欢迎啊,别闹了』
随便哄一哄,白雪也就不闹了。
  本以为没事了,谁想到白雪来了个补刀『你把陈媛叫出来,我们在这里等她』,
我看着白雪,白雪看着我,场面显然就僵住了。数年未见,再次相逢不足10分
钟就成了一幅要打架的样式。
  我们站在校园里,双目对视,两个人的气场让周围过往的纷纷张望。因为身
高差不多,两个人完全是直视,谁也不高一头,但没过3分钟我就败阵了。『成
成成,等着』我拿起手机给陈媛打了个电话,让陈媛来我们所在的位置。
  很快陈媛便走来,看到白雪站在我身边脸色很尴尬『MY老师~ 』,白雪向
前走了几步『这是我老公,学生就好好学习,你爸妈供你读书不是让你谈恋爱来
的』,我听着白雪教训陈媛,内心是一万个想笑,就好像你大学时候没谈恋爱一
样。白雪低着头对陈媛说这话,单独看陈媛其实颜值和身材都是中上等的,但货
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今天这两个人站在一起一比,陈媛的身材只能算是微胖,
颜值也只能算是一般般了。
  白雪和我见面不足半个小时,就首杀了一个准小三,其实或许我和那个学生
根本发生不了什么,但仅仅刚刚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相识半小时,就让我觉得她是
一个我能看上的姑娘。
           第十一集【行女主人之礼】
  我带白雪回了家,白雪一进屋的第一反应时立刻打开窗户给屋里透气『天啊,
猪窝吗?』看她就像我妈一样开始到处收拾,我心里暗暗一笑『真是个贤惠的姑
娘呀』。看白雪翻来覆去的忙着,我连忙给倒了一杯水『你喝点水』,白雪接过
水杯把水倒在地上『你找个拖布把地好好拖干净,木地板还没地板砖干净呢』,
看她忙碌的样子不知为什么从心底那么喜欢。进过这个屋子的女性除了她就两个
人,小争和田淼,小争顶多就是洗洗碗什么的,田淼比我还邋遢。
  很快白雪汗流浃背,我赶紧找遥控器开空调,白雪扭头看我『你别开空调,
窗户都开着呢』。我听了这句话完全一脸懵逼,我还没放屁你就知道我要拉屎么!?
  白雪脱下已经被汗浸透的粉色短袖,展现出细细的腰,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
看到如此完美的曲线美,小腹没有一丝赘肉,白嫩的皮肤展现出数块腹肌。白雪
扭头把衣服扔给我『你先放洗衣机,我一会儿和其他衣服一起洗』,我笑着看她
『好哒』。
  当我把衣服扔进洗衣机,从厕所出来时白雪竟然站在窗台上擦窗帘的杆子。
我完全惊呆了『你是猴子变的么?』我不惊问道,白雪看着我『我能擦的地方你
也可以擦,这次我擦以后你都要擦知道么?』我看着她不由的心想,你这话要是
五年前说我还真无所谓,现在我都一百六十斤了哪里上的去……
  当收拾完已经天黑了,白雪一身的灰尘,黑色的丝袜上到处都是尘土的痕迹,
雪白的袜子上也都是脏兮兮的,肩膀上也是土,『洗澡洗澡,脏死了』白雪摇着
手直奔厕所。
  白雪进了厕所脱下短裤和丝袜,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看着我『你看我干吗?』
我靠着墙继续看着她,私处干干净净没有阴毛,我本想问为什么刮毛,但此时白
雪歪着头笑着看我『一起洗吗?』,我连忙脱衣服『好!』。
  白雪胸不是很大,屁股也不是很翘,但身材很匀称,雪白的皮肤完全裸露着
在我眼前。
  白雪把洗发露打在头上,我去帮她洗头『你头发这么长每次洗多麻烦』,白
雪笑着说『过春节剪短发试试』,我摸着头发『会不会太可惜了?』,白雪一边
冲沫子一边说『要是不好看到时候再养长就好了』。
  我的鸡巴此时早就硬邦邦的了,白雪洗完头左手抱着我,右手搓揉着鸡巴
『它好大』,我对视着白雪,伸头去吻。白雪扭头过笑道『讨厌,不要』,我淫
笑道『不要你还摸我』,说完又去吻,但白雪仍然扭头躲避娇嫩的说『不要嘛』,
此时完全精虫上脑,两手握住白雪的头给予强吻。
  当吻到她的嘴唇时才感觉到她的温柔,白雪伸出舌头与我的舌头相互舔食,
我轻轻揉搓着她的胸,一点点的抚触着她……当我的手摸到她的私处时手感极好,
因为没有阴毛遮挡,私处顺手捏来『你怎么把毛都刮了?』,白雪温柔的看着我
『刮了好清洗,讲卫生呀』。
  我玩弄着白雪的私处,白雪开始急促的呼吸且呻吟着『嗯~ 啊~ 嗯……我们
去床上好么?』……
  白雪平躺在床上,我一头扎下她的两腿之间,粉嫩的私处竟然毫无发黑,和
陈平的黑木耳比起来简直强了不知道多少倍,阴唇短小,虽然不能说是绝版的一
线天,但一白遮三丑,这样的美穴确实少见。我舔着白雪的小穴,白雪突然哈哈
大笑『不要,好痒,哈哈』,我抬起头看白雪『不舒服吗?』白雪摇摇头『不要,
我怕痒,我给你口吧』说着趴在我的裆下舔食着我的鸡巴。
  白雪技术很好,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挑逗,手和嘴配合的很好。看着她上下浮
动的头,翘着高耸的屁股,细细的蛮腰,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第十二集【上位】
  四叶龙堂的大厅内,鸦雀无声,几十个桌子摆在一起,桌子上铺上了一层补,
几十个人看着白雪和燕子站在桌子上。
  四叶龙堂早已不是当初的酒吧,随着竞技游戏越来越不景气,四叶龙堂成了
一个私人会所,商讨事宜等很重要的一个地方。堂主为燕子的父亲,上流人士纷
纷入了股,在那些入股的人眼中无非就是给燕子的老爷子一个面子,成立了这么
一个公司,做一些正经的买卖,磨练一下燕子日后成为一个商业大亨。所以其实
四叶龙堂唯一的负责人只有燕子,而燕子义气当头把公司分给了我、YJ、OD,
四个人各负其职。
  如今白雪找到燕子,平白无故要求白白赠与她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让燕子无
法接受。数年前燕子在长沙城闹出人命,虽然是为了白雪,但最终也是白雪这边
给擦的屁股。你一言我一语,最终一言不合决定比武上位,若燕子赢了白雪就是
哥们的女朋友,若燕子输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给予白雪,且日后四叶龙堂的营销
方向等全归必学说了算。
  『说吧,怎么比』白雪问道。
  『玩荤的我怕伤了你,素的吧,谁先掉下台或者认输谁赢』燕子说道。
  荤,是指用武器,且是有锋利的刃,无论是刺还是砍,都有可能致命,即便
最轻的也要血洒擂台。而素的就是纯拼手脚,可以试用任何招式。
  两个人站在台上,白雪点了下头『行,那就素的』。
  『戴套不?』燕子又问。
  戴套,指带上护具,免得被打伤。不带就是便装上阵,相比戴套灵活度要高
很多,但相对也比较危险,比如很容易打断肋骨等。
  『戴套都没意思,来吧』白雪说完摆出格斗的样子。
  YJ家老爷子站在台下『那我可就作证了,不戴套,素的,落地认输为止,
开始!』。
  随着一句『开始』,燕子一步上前冲着白雪肚子就是一脚,白雪直接被踢出
2米远,躺在台上捂着肚子。燕子好不停顿两步跑过去冲着白雪的头就是一飞脚
……
  一切速度太快,台下的人都看傻了,纷纷站起身,没想到燕子下手这么狠,
一丁点都没留情面。
  白雪拿胳膊去挡,燕子的一脚狠狠的踢在白雪的胳膊上,还没等白雪缓过来,
燕子又一脚踢到白雪的肚子,白雪双手又去捂肚子……
  我看着这一幕实在是不忍,要上前制止,OD一把拉住我『她自己的选择,
打完再说』。
  燕子一屁股坐在白雪的肚子上,一个右拳直打白雪左脸,白雪被打了脸又拿
手去护头,燕子左拳又奔着白雪的脸打去……白雪一个翻身把燕子的左胳膊压在
地上,只听白雪大叫一声『啊!』一个极快的速度燕子被白雪反压在台上,谁也
没想到,一个瘦弱的姑娘居然会擒拿锁流。
  擒拿锁流,是擒拿术的一种锁住对手的技术,对于力气弱的一方作为反击很
有效果。擒拿锁术有很多种,熟练的把各种锁术都运用得当,并能随机应变的使
用便就是亲哪锁流。因为是锁住对方的各个关节,只要被锁死,想脱到几乎是不
可能的。
  燕子拼命的挣扎,白雪毫不手软,燕子在台上使劲并喊叫『啊!啊!』,白
雪也用力的锁着,也使劲的喊着,但很快燕子的体力越来越跟不上,只听『咔』
的一下,燕子的胳膊断了。白雪站起身,捂着肚子,周围的人纷纷赶紧上前给燕
子治疗……
             第十三集【契约】
  『下面有请,四叶龙堂贸易公司董事长,燕子,为新人证婚』司仪伸手请燕
子上台,燕子穿着西装,走上台『能作为MY的证婚人,我感到很开心,作为M
Y的兄弟,看到MY娶了白雪,再也不用担心MY受欺负了』台下一片笑声,
『那我下面来读结婚证……』。
  随着婚礼的一步步进行,司仪问道『以后谁当家?』,司仪把话筒递给我,
我说『她当家』,然后又递给白雪,白雪说『他当家』,司仪笑道『那钱归谁管?』,
司仪把话筒给我『她管』,司仪又把话筒给白雪『我管』。
  场下又是一片笑声,司仪笑道『那给点零花钱吧,一个月给十块钱,新郎够
不够』,我对着话筒『够』……
  婚后第四个月……
  『嫂子,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呗』YJ对白雪说,白雪想了想『还真没有跟你
合适的』,YJ很疑惑『为什么啊,你身边那么多姑娘,我看好多单身呢,随便
给我来一个呗』,白雪琢磨了一下『不行,真没有合适你的』。燕子坐在边上
『那给我介绍个吧』,白雪笑道『你家大业大的,怎么也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吧』,
燕子笑道『都行,你眼光我放心,别太难看就行』。
  白雪掏出手机『你看这个行么?』燕子瞧了瞧照片『行,行,这个可以!』,
YJ一把拿过手机『我跟你说燕子,我算了,这姑娘跟我行,跟你八字不合』,
燕子一下抢回手机『抽你丫的,这是我的!』……
  『YJ要不你娶我算了』一个身穿警服的女人走进了门,『田淼你来了呀』
白雪向田淼摆手,田淼背着手走进屋『我今天来查家庭暴力案件的!』,我笑道
『这里成家的就我跟白雪,你查谁啊?』,田淼笑道『就查白雪啊,一个月就给
十块钱,MY你太妻管严了!』,大家哈哈一乐,YJ说道『人家这是恩爱,我
以后要找到珍爱我也每个月花十块钱』,田淼笑道『行啊,咱俩结婚』,YJ不
屑笑道『你个拉拉,我才不当垫背的』,田淼认真道『我现在正常着呢,你赶紧
别废话,娶不娶!』,YJ叫瓷道『娶!干嘛不娶!不服咱这就去卧室干一炮?』,
田淼一把拉着YJ往卧室走『今天谁不干谁孙子!』,YJ一下就怂了『姐,姐
我错了,姐……』,说着就被田淼硬拉进屋。
  俩人进了屋突然就安静了,坐在客厅的我们谁也不敢说话,不一会就听到了
里面羞羞的声音『啊~ 啊……啊~ 』,YJ说道『小点声,别让他们听见』……
             第十四集【陋习】
  2015年,冬……
  临近春节,白雪接到了远在湖南的一个电话,原来是闺蜜芯芯的电话『你不
是和医院那个好呢么?哦~ 农村的也好,农村的人实在;恩,好的,到时候一定
去』,白雪放下电话,跟我说要去趟湖南。『芯芯?我认识吗?』我问道,『好
像不认识吧,你跟我一起去吗?』,我仔细的琢磨了一下『我还是在家玩CS吧,
才懒得去。』白雪来到湖南的某个不太富裕的乡村,参加了婚礼。白天举行了婚
礼,而晚上却要闹洞房。白雪在新娘的屋子里陪着芯芯,从白雪的内心来说一万
个讨厌农村,何况这个新房看着是非破旧,她实在想不出自己的好闺蜜有着荣华
富贵的日子不享受为什么要嫁到这个一个穷乡僻壤。
  『那这边办完长沙那边还办么?』白雪问,『恩,回长沙我爸妈再办』芯芯
说道,『你老公干嘛的?』白雪好奇的问道,『他在以前咱们学校对面的商场里
当保安』芯芯看着白雪,白雪大吃一惊『你嫁给了个保安?』,芯芯捂着白雪的
嘴『你别那么大声,他爸妈不知道,我们说的是他在商场当经理』,白雪握着芯
芯的手『你怎么想的?这么快就领证了!』,芯芯摇摇头『你别问了,他人还行,
凑合过吧,证还没领呢,这次回来就是办手续开证明什么的,回长沙再去办证』
……
  正说着,突然门开了,一帮喝多了的男人挨个进了屋,白雪站起身『你们干
嘛?』,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喊『闹洞房呀,能干啥,来呦』说着几个男的一起扑
到芯芯,开始一通乱摸,白雪站在旁边看有人还在拖芯芯的裤子,一下就急了,
使劲组织这些人。谁料这群醉汉连白雪也没放过,四五个男的把白雪按在床上乱
摸乱舔乱亲。
  白雪拼命的乱踹,一群男人也不知道是谁起哄道『脱裤子脱裤子』
            第十五集【同归于尽】
  很快白雪的衣服被撩起,腿子也被脱到小腿的位置,私处曝光在的众目睽睽
之下。白雪的身体被几个男的压的丝毫不能动,只得使劲并着双腿。但下身不知
道有多少个男人在乱摸,白雪伸腿去踹,却不料有人趁机用身子挡住了白雪的大
腿,白雪再想并上大腿护住私处已经来不及了。
  只决定有人用手去摸白雪的私处,白雪大骂『放开我,你们这是强奸,你们
这帮畜生,放开我』,但根本没人理会,白雪只能感觉到有很多粗糙的手在自己
的私处和胸上乱摸,时不时还有人想把搜插进自己的私处,要不是因为私处没有
爱液肯定就插进去了。
  随着一次次的乱摸,白雪很快就精疲力尽。又自然的生理反应下体开始湿润,
虽然白雪很不想,但还是被不知道是谁用手进去插进去扣了几下。这时候白雪听
到有人说『脱裤子来两下』,白雪到了绝望的边缘,扭脸看边上的闺蜜,芯芯闭
眼哭着被男人们乱摸。
  白雪用尽全力用嘴去咬无数只手的其中一只,之间一个人『哎呦』一声,然
后起身,白雪趁着机会用手纸直插另一个男人的眼睛,两个男人起身一个握着胳
膊一个捂着眼睛,白雪看边上有个男人抽烟,一把抢过烟头到墙角拿起一卷鞭炮。
白雪点燃鞭炮扔向人群,男人们吓得纷纷退出门外。
  白雪裤子都来不及提,又随手抱住一箱礼花弹『来啊!炸死你们,来!』男
人们看白雪像疯子一样,谁也不敢靠近『把打火机给我!快点!』,男人们你看
看我我看看你『不能给,这给不麻烦了!等烟灭了』,白雪拿着烟头贴着礼花弹
『不给我就炸了这房,大不了一死!』,这时候本家来了,芯芯的准老公跑来,
『大柱,你快瞧瞧』。
  大柱,长沙的某商厦保安,因为喜欢芯芯所以在某个夜里尾随强奸,随后拍
照一直恐吓,要求只要跟他回家假成亲一次,就把照片删了,如若不然就把照片
发到网上,发到她男朋友医院,发到大街小巷。芯芯一时糊涂就答应了,为了保
男朋友的工作和名节,芯芯主动提出分手,这样大柱就不会去找男朋友的麻烦。
  『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你不喜欢你可以走!』大柱说道,白雪骂道『我去
你妈的,给我打火机,要不然现在就死给你们看!』大柱拿出打火机扔给白雪,
白雪又让芯芯打电话报警。芯芯一边哭一边拨打着110……
            第十六集【黑白两道】
  几十名当地警察、二十几名帝都警察,陕西的一个刑警大队加一个特警组,
当地镇里县里和市里都来了大批人,所有能联系到的人,能托的关系通通用上了。
燕子包机又找了车带着所有人直达小村庄。消防及救护车都在原地待命,谈判专
家跟白雪一直在周旋。小小的村庄头一天还人烟稀少,此刻来了上百人。
  我们到了地方径直冲进屋里,看着芯芯依靠在白雪边上,白雪手里拿着打火
机,裤子被脱到脚下……我慢慢的向白雪走去『是我,放松,没事,放松』,白
雪抱住我痛哭……
  2015年事后……
  当地村长、镇长、县长因妨碍公务、受贿、强奸罪等,分别判处死刑、有期
有期徒刑八年三个月、有期徒刑三年。
  当地参与事件的民众,共计十二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一人,十一人死
刑。
  当地民政局局长撤职、副局长贪污受贿撤职查办。
  当地公安局副局长撤职。
  当地判处所民警王文川(王大柱姐夫)因受贿罪、妨碍公务罪、判处有期徒
刑七年。
  执法过程中王崔茹(王大柱母亲)因妨碍公务、袭警致一名警务人员重伤被
当场击毙。
  王大柱,因强奸罪、恐吓罪、组织寻衅滋事活动、袭警、妨碍公务、危害公
共安全罪,判处死刑。
  当地村庄事后被燕子委托地产承包商以发展为由推为平地,随后因长时间荒
废被称为鬼村。
  『您放心,芯芯我一定照顾好!』燕子接过芯芯的手,走在红地毯。
  『我结婚怎么不在这里办?』白雪看着我,我苦笑道『这是私人庄园,他光
场地费就砸了200万,你看,你一个月给我十块钱,我一分钱慢慢攒,攒到2
00万我在给你办』,『哼,就冲你这么说,以后每个月五块了』白雪笑道,
『不要把……』。
             第十七集【完结篇】
  随着燕子结婚,我也离开了院校,离开了所爱的职业。
  至今为止,我钱包里的钱都很少超过十块,有很多人问过我『你干嘛不多装
点钱?』我总是很自然的回答『要钱有什么用呢?』燕子婚后跟我一样过上了妻
管严的生活,他们很相爱,家里也是芯芯做了主。燕子承诺『只要来饭店吃饭,
这辈子都打三折』,但芯芯可不是这么说的,芯芯说的是『万年免费』。所以自
那以后,我的应酬就去燕子家的饭店,打三折,而白雪的朋友来访,也去燕子的
饭店,永久免费。
  故事联播三季,一共三十九集,少不了各位读者的支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故事,常有人问起『你写的是真的么?』,我只能说『这只是小说而已,真真假
假都要自辨』。小说只是饭后茶余的一个娱乐,说出唱戏劝人方,虽然文笔不好,
但总是希望写点什么。
  如今我和白雪生活的很好,我们有了宝宝,已经快十个月了。在现实的生活
中我不贪财,因为我觉得钱够花就好。我也不会玩牌,因为我觉得逢赌必输。我
对路边的「野花美色」时长也会欣赏,但每当扭过头看见白雪我都觉得因为沾花
惹草丢了她太不值得。我至今都开着我的雪佛兰,常有人说『多费油啊!』,可
我觉得平稳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我喜欢在家里把灯全打开,随时走到任何地方都
是亮亮的,我妈总说『你们家电真多』,我总笑着说『家人喜欢就好』。201
6年年底我买了一套房,一共三百多平米,我把地下室隔了一层,于是成了四百
多平米,我自幼时爸妈就爱唱歌,那时候家里是录像机,看他们天天拿着麦克风
唱的可欢乐了,买了房我把地下二层改成了KTV室婴儿娱乐区,让燕子托人给
装修的和KTV大包间一样一样的。我把地下一层改成了麻将室加台球厅外加篮
球小场地。一楼和二楼一共有6间卧室4个厕所1个厨房4个阳台,如果有缘,
也希望2017年中旬入住以后小草和痞子天堂的一些朋友可以来玩,比如扑克,
比如小白,比如通弟,比如花姐(没提到名字的不是不欢迎哦)……欢迎大家来
帝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