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烈武志】第3集 洛阳风云 第1回 落凤魔啸
【烈武志】第3集 洛阳风云 第1回 落凤魔啸
龙虎山仙魔激战,尸魔煞气,盘古禁招相互攻击,导致天地失衡,方圆数百
里内惊变数甲子,风霜冰雹,地震洪水,灾祸不绝。
  一座山丘上搭建起一顶草棚,一男二女内躲避风雨。
  看着外边夹杂着冰雪的暴雨,墨玄神情晦黯,鼻中酸楚,苦苦抑制着泪水。
  雨琴坐在火堆旁伸手烤着火,眼圈肿得像桃子般,雪靥上泪痕满布。
  龙虎山死战过后,李天王等神将要回归天庭向玉帝复旨,张道陵也要被一道
天外法旨召去,唯独墨玄等人留在原地为恩师摆设灵堂,如今已是过了七天。
  紫冰幽将煮热的茶水各倒了一碗,分别递给两人,说道:「师姐、师兄,喝
点热茶暖暖身子吧。」
  雨琴伸手接过热茶,温热的茶水倒影出自己的容颜,只见自己眼圈红肿,花
容憔悴,暮然又想起已经永诀的恩师,心中凄苦,泪水不受控制地滴入茶中。
  墨玄咬了咬牙,伸手替她擦去泪水,说道:「别哭了,师尊在天之灵也不希
望我们这帮消沉,振作起来,事情还未完结!」
  雨琴抬起满是泪痕的俏脸,问道:「还没完结?还有什么事……」
  下山前心情极其兴奋,但一番红尘历练却叫她身心疲惫,只想早日回到昆仑
山,不再沾染人世间的哀伤悲苦。
  墨玄见她神情憔悴,甚是不忍,但还是说了出来:「刚刚接到玉虚法旨,着
我等迅速赶往洛阳!」
  雨琴奇道:「你什么时候接到玉虚法旨的,我怎么不知道?」
  墨玄道:「继承宗主之后,便能通过宗主玉令沟通玉虚宫,方才正是接到掌
教师伯传来的法旨。」
  雨琴抹了抹眼泪,说道:「去完洛阳,就能回家了吗?」
  墨玄咬了咬牙,道:「去了洛阳我们就回家,回昆仑山!」
  雨琴朝紫冰幽招手示意她过来,柔声道:「小师妹,我们去洛阳了!」
  紫冰幽应了一声,走了过去,雨琴云袖一扬,化出一道清风将她裹住,腾云
驾雾而起。
  墨玄也施展神通,飞跃上天,三人便朝着洛阳方向飞去。
  飞到半途,忽见一道邪气上云端,截住三人去路。
  定睛一看,只见前方一黄袍道人,面色阴郁,煞气腾腾,正是逃出龙虎山的
大贤良师张角。
  张角逃离龙虎山后一直不敢露面,但又不甘心基业就此被毁,于是便躲在暗
处相机行事,见墨玄等人落了单便现身拦住狙杀。
  张角狞笑道:「臭小子,你毁吾基业,今本座便将你挫骨扬灰以泻心中之恨!」
  于是暗念咒语,催祭密法,云层上忽地一阵翻涌,四周云雾忽变颜色,各色
云雾环绕而动,绛若火焰,青似冰霜,蓝如海水,映得三人一阵目眩,只看云中
演化出风雷水火,俨然是四象再聚,锁敌其中,正是张角拿手好戏四象大阵。
  墨玄立即施展九转龙虎丹气,欲对抗四象阵,然而四象大成,循环不息,或
虚或实,即可耗敌,又能封敌,墨玄只觉得四周无处着力,一拳打出却无法打中
实处,好不难受。
  张角忽地催发掌心雷,震动四象大阵。
  狂风席卷,好似刮骨利刃;雷声轰鸣,堪比万钧重锤;大水弥漫,更胜怒浪
海啸;火光瞬动,尽可焚融金铁。
  墨玄心惊胆颤,忖道:「此阵如此凶狠,若是不慎琴儿跟小师妹岂不危险?」
  于是将双姝护在身后,逼出金丹元气,罡化龙虎法相,抵住四象大劫。
  张角从咬破舌尖,喷了一口精血在手心,随着法力融入四象阵,顿时阵势变
得一片殷红,使得四象大阵多了一丝暴戾之气,变为血煞四象。
  张角挥掌发出一道血雷,震得血煞四象阵不住摇动,四下里怪云卷起,一声
雷鸣,上有火罩,下上交攻,雷火齐发。
  墨玄左运龙形,右使虎相,稳守不退,牢牢护住身后双姝。
  张角看出墨玄顾忌,知他不能随意挪动,于是转换阵势,令得那雷火之力忽
左忽右,四下窜动,有意避开墨玄,专门挑二女攻击。
  墨玄暗骂妖道卑鄙,当即腾挪身形,替二女抵挡杀招。
  张角功法越发刁钻,时而引雷窜向雨琴,时而呼风吹响紫冰幽,雨琴凭着自
身修为还可抵挡一二,而紫冰幽却是险象环生。
  张角再生出一毒计,化云纳雾,借着四象阵力召出幻影兵攻杀而来,刀枪棍
棒皆朝紫冰幽打去。
  墨玄大怒,内运龙虎元罡,积入丹田,随即发声怒吼,正是一招「天龙玄音」,
声波化作神龙而出,盘旋飞舞,以无形声波破幻影邪兵。
  这招天龙玄音乃墨玄主要以龙虎罡气为根基,辅以天地玄音的功法,威力不
如天地玄音,同样也无天地玄音那般可怕的后遗症,却是完美地将幻影兵震散。
  张角窥准墨玄发声后气息不畅的时机,掏出一张锁灵符,猛地一掌拍在墨玄
后背。
  符咒之力倏然遍布全身,墨玄体内灵气顿遭截断封锁,法力大减。
  张角再催天平道法,引风象而至,阵中起阵,化成风刃阵,专困墨玄。
  将墨玄困住后,张角暗自喝彩:「妙哉,加催天雷地火定能将这小子焚化,
练出龙虎金丹!」
  墨玄被奇阵陷住,只见四周黑风卷起,有万千兵刃,杀将下来。
  墨玄脑门一热,将能运使的灵力聚拢,化出一道反向气旋,将卷来的黑风尽
数收走。
  张角暗自吃惊,忖道:「中了锁灵符还能这般厉害,这龙虎金丹端的真是神妙
……」
  心中更坚定了要炼化墨玄的念头,发雷振动,无数电光射将下来。
  墨玄奋起余勇,用左手一指,指上放出一道白光,高有一二丈;顶上现有一
朵庆云,旋在空中,护于顶上,万道电光竟不能犯。
  张角勃然大怒,骂道:「竖子,吾若不将你烧成灰烬,枉称大贤良师!」
  十指弹动,顿时烈火熊熊,阵中狂风大作,雷声轰鸣,风雷为辅,助长火势,
是越烧越旺。
  墨玄一口灵气耗尽,护身庆云越来越小,火势烧至身前一步方圆,顿时燥热
难耐,汗流浃背。
  「妖道住手!」
  雨琴见爱郎遇险,急得是花容失色,急忙祭出一口仙剑,念动法决,催动丹
阳火莲决,仙剑烧起熊熊丹火化作一道流星击来,欲来个围魏救赵。
  张角冷笑,左手一指,施展挪移四象之神通,将雨琴剑上丹火抽走,随即右
手一挥,丹火立即汇入风刃阵中,加强火势,焚烧墨玄。
  张角冷笑道:「四象阵内万法仍吾挪移,你那点微末道行也不过是给本座添
油罢了!」
  雨琴见自己帮了倒忙甚是焦急,但又怕自己的术法被张角引来对付墨玄,又
不敢冒然攻击,站在原地干着急。
  张角嘿地一笑:「丫头模样忒俊,待吾炼化这小子便教你将那阴阳合欢道法
练上一练!」
  雨琴又羞又怒,怒道:「妖道,闭嘴!」
  说罢挽起长剑便朝张角刺来,她为了避免被张角借力使力,便不用半点法术,
只以单纯的剑术攻击。
  「不用法术也敢冲来,小丫头也真是傻得可爱!」
  张角嘲笑一声,掐出定身咒,往剑上一弹,雨琴立即动弹不得。
  墨玄见雨琴遇险,把心一横,竟将剩余的灵气收回,撤去了护身庆云。
  失了护身庆云,烈火立即快速逼近,墨玄慌乱之中也来不及细想,随手摸出
一枚俑像,念动咒语,灌注灵气,将俑像扔出。
  灵气激活御甲机关术,只见金光璀璨,俑像迎风而长,化作人形。
  张角定睛一看,眼前耸立着一名盖世豪杰,八尺身长,猿臂虎躯,目有双瞳,
凛然傲骨,霸气慑人,正是墨馨雪所赠的二十九人俑之首——西楚霸王项羽。
  虽是金俑所化,霸王余威仍存,虎目一扫,张角立即被震慑心神,恐怯之余
双掌左右一挥,卷成罡风利刃劈将过来。
  项羽凛然不惧,虎掌摁剑,迸发磅礴气压,竟将罡风利刃压得四散。
  张角心想自己堂堂大贤良师岂会连一俑偶都制不住,怒吼一声,再祭四象神
能。
  项羽身形纵横,快若鬼魅,瞬息间便欺入张角怀中。
  张角诧异间,忽见霸王拔剑,剑柄重击张角膻中,张角气息一滞,闷哼一声,
四象神能半途而散。
  剑柄刚将张角撞退,紧接着便是剑刃铿锵出鞘,横掠挥出一道惊鸿,剑光闪
过张角喉咙,血光四溅,身首异处。
  墨玄看得目瞪口呆,这番动作干净利索,酣畅淋漓,堪称妙绝毫巅,然而这
也只是一介金俑傀儡施展出来,其功夫尚还不及当年的三分。
  墨玄顺手一捞,将首级抓住,用符咒封好放入囊中。
  「好生厉害,若是当年全盛时期的西楚霸王,岂不强得惊天动地了?」
  墨玄暗自惊讶,一枚金俑仅存一缕霸王残魂便可轻易斩杀张角,难怪全盛时
期的西楚霸王能凭一己之力独挑地仙界。
  施法者断首身亡,阵法无以为续,渐渐散去,雨琴见墨玄安然无恙,娇呼一
声,驾云飞来,一把扑入他怀里,颤声道:「你出来了,那妖道伤你哪了?」
  墨玄托起她纤细白嫩的下巴,见她眼泪汪汪,梨花带雨,心中一暖,柔情难
抑猛地低头朝她红润的小嘴吻了一口,道:「我好得很,那妖道已经被我斩了脑
袋。」
  雨琴猝不及防被吻了个正着,羞得粉面通红,娇嗔不休:「你作死啊,这么
欺负我……还当着小师妹的面。」
  墨玄回过神来,却见紫冰幽别过俏脸,望着他处,神情略微尴尬。
  雨琴推了他一把,嘟嘴催促他道:「走了,呆着干嘛!」
  墨玄刚要接话,忽见一股阴煞邪气冲霄而上,朝着这边飞速卷来。
  熟悉的压迫感逼面而来,墨玄心头一颤,大叫不好:「快走,那尸魔还没死!」
  三人驾云飞速逃跑,而后面的那股邪气将方圆数十里内的云层皆染成血红色,
随即凝云结雾,幻化为狰狞巨魔相,只看那尊巨魔伸出大手狠狠扫来,遮天蔽日,
将三人笼罩于内。
  眼看避无可避,墨玄挺身而出,双臂一张,左化猛虎,右变蟠龙,聚起龙虎
罡气迎了上去。
  两股极端罡炁对撞,击碎苍穹,撕裂天际,墨玄三人被反震力冲得掉落云层,
跌入地面,万丈高空落下,雨琴勉力稳住身形,平安落地,墨玄倒也显出过人修
为,落地的同时化出一道柔风裹住紫冰幽,帮她平稳降下。
  三人稳住身形,四下观望,只见两山逼窄,树木丛杂,山前立着一碑,碑上
刻着落凤坡三字。
  墨玄沉声道:「琴儿,快带小师妹躲开,越远越好!」
  雨琴将紫冰幽护在身后,咬着下唇道:「那你呢?」
  墨玄双眼盯着不断汇聚的邪气,道:「我先挡住这厮,你们快……」
  走字尚未出口,一道人影夹杂着水桶粗细的绛雷从天而落,整个落凤坡立即
地动山摇,碎石飞溅。
  墨玄忙使了一招开辟法决,逼开雷电,护住身后双姝,然而来自洪荒的凶魔
已然挡在跟前。
  恩师豁命一战,竟不能摧毁这头凶魔,墨玄心中悲怒交加,双眼几乎快喷出
火来。
  将臣凭着其金刚般的煞体撑过盘古遗招,但也受了暗伤,从此便恨上了玉虚
一脉,待他缓过劲来感应到墨玄所在立即追了过来,誓将这几个玉虚弟子碎尸万
段方解心头恨。
  墨玄此刻严阵以待,危机的压迫使得他忘我忘物,却是在不知不觉间将修为
再提一层,龙虎罡气融合玉虚道法,气度森严。
  然而这两种神通却是惹怒将臣,发出一声尖锐的咆哮,纵身扑来。
  墨玄心知将臣凶性难敌,唯有以攻势虚弱对手煞气方有转机,于是主动释出
龙形虎相迎击将臣。
  将臣如疯魔乱舞,双臂挥舞,将龙虎之气击溃,墨玄体内九转丹气急速运转,
迅速填补龙虎罡气,使得龙虎法相溃而不散,迅速再聚。
  将臣吐出一股煞气,煞气引来绛雷血电,雷霆电闪之中,一道巨大的身影从
天而下,只见一只三头六臂的恶鬼昂首而现,大步他来,每踏一步皆是地动山摇,
吞吐呼吸之间狂风肆虐,青面獠牙的面容显得格外狰狞。
  将臣沉声吐词道:「黑纹煞旗,赤朱鬼神……杀、杀、杀!」
  鬼神六臂连环挥舞,将凝聚起来的龙虎罡气再度击溃,中间的鬼脸吐出团团
烈火,墨玄将龙虎罡气凝于身前三尺,严守门户,同时左右游走,以避锋芒。
  躲闪间,墨玄将九转丹气聚于睛明穴,双眼顿时绽放金光,短暂间化为火眼
金睛,窥探将臣虚实。
  一看之下,只见将臣散发的煞气凝聚成一面旗帜形状,此旗布满黑色诡异符
文,甚是邪魅。
  墨玄瞧出其中关窍,那尊鬼神正是由这面黑纹煞旗所召来,若此旗是实物那
这尊鬼神便更加凶狠难挡,然而这面旗帜乃气息所化,法能分布不均,亦造成了
这尊鬼神的根基不稳,只需打乱将臣化出的这股煞气,赤朱鬼神便自行瓦解。
  想通此点,墨玄气压丹田,舌绽春雷,怒吼一声,使出阐教绝技——伏魔天
龙吼。
  龙虎丹气加持,音波化为神武巨龙直冲那团煞气而去,那团煞气被龙吟声波
震乱气机,黑纹煞旗虚影随之消散,赤朱鬼神亦不复存在。
  破敌杀招,墨玄却未乘胜追击,回首便是一记开辟法决,强行打开一条通路,
招呼双姝道:「快点离开,越远越好!」
  雨琴愣了愣,芳心虽是忐忑不安,但自知留下只会添乱,于是当机立断,噙
着眼泪拉起紫冰幽便往墨玄开出的通道奔去。
  还有几步距离之时,忽见将臣双掌一拍,煞气立即弥漫开来,笼罩整个落凤
坡,将墨玄开出的生路掩盖住。
  「一个都别想走,通通都得死!」
  将臣徐徐说着,目露凶光。
  墨玄又急又怒,不顾损耗,再聚灵气于睛明穴欲窥破其虚实,却见煞气浓郁
无匹,厚重坚韧,尽掩三光,方圆百里内已无生路。
  此法在于短时间内将眼力提升数倍,达至火眼金睛的地步,但他毕竟不像孙
悟空那般在炼丹炉修成的火眼金睛,故极损眼力,久用之下必毁双目,他这次只
看了几眼立即觉双眼酸痛,不得不收功。
  「阴冥封天,生路全无!别白费劲」
  将臣自信地说道:「你想离开就打赢我!」
  墨玄沉下心思,结出法印,施八九玄功,顿时飞沙、走石、火焰、刀罡齐出。
  将臣不缓不慢,翻掌一压,绛雷乱舞,将墨玄发出的八九玄通尽数击碎。
  墨玄长吸一口气,将龙虎、九转两大金丹威能催至巅峰,把腰一躬,摇身一
变,喝声叫:「长!」
  长得身高万丈,头如泰山,眼如日月,口似血池,牙似门扇,纳风雷为刀兵,
着头就打向将臣,正是八九玄功巅峰变化——法天象地!墨玄俯视将臣,抬脚便
踹,砰地一声,将臣飞撞入山壁,墨玄对准山壁便是连环踢踏,同时召来天雷地
火上下夹攻,将整座山峰夷为平地。
  一番狂攻,墨玄亦觉气息不顺,损耗不菲。
  倏然,煞气四溢,地底窜起万丈绛雷血电,如万箭齐发,又似蛟龙乱舞,尽
数朝墨玄法身招呼而来。
  来势太急,难以躲闪,墨玄唯有催动全身真元,以九转龙虎罡气护持法身,
硬抗攻击,然绛雷血电连绵不断,每一击都在消磨法身威能,数十招后,九转龙
虎罡气便以北消磨殆尽,而新力又无以为继,法天象地全面崩溃,墨玄也从半空
跌落,雨琴急忙飞起将他接住。
  墨玄猛地一口鲜血喷出,溅在雨琴裙角上,低声道:「琴儿,待会听我口令,
叫你走马上就拉着幽儿离开,千万不要逗留!」
  雨琴叹道:「现在整个落凤坡都被煞气封住,能走得去哪?」
  墨玄抹去嘴角鲜血,挺直腰杆,说道:「听我的便是了!」
  雨琴见他表情凝重,眼中流露出一股莫名的坚决,那般神态竟跟恩师当日一
般,不禁叫道:「我不许你这么做!」
  墨玄凄苦一笑:「你又知道我想做什么?」
  雨琴妙目噙泪,咬唇道:「你是想学师尊那样,跟将臣同归于尽!你别以为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墨玄自知胜算渺茫,便下定决心引爆体内丹气,不求杀敌,只求能拖延时间,
让雨琴和紫冰幽逃走,谁知雨琴跟他青梅竹马,一眼便看出他的心意。
  轰隆一声,前方乱石飞溅,只见将臣缓缓震开山石,朝这边缓缓走来,冷冷
说道:「同归于尽?你师父都做不到,更别说你了!」
  提及恩师,墨玄更是悲怒交迫,但却没注意到将臣言语比以往流利了不少,
思维也更是清晰。
  墨玄咬牙切齿道:「孽畜,纵然伤不了你,我也要你崩下一口牙!」
  将臣哈哈大笑,牵动四周煞气化为利刃朝他们切割斩来。
  墨玄双手划出太极印,豁出全力挡格,雨琴祭出仙剑,运出丹火术法,在筑
起一道火墙,两人合力防御,将紫冰幽护在身后,然而煞气风刃太多,来势太急,
两人渐感不支,防线不断被破,身上也被割出道道血痕,再过半刻,防线全面崩
溃,紫冰幽亦遭波及,左臂右腿被割破两道血淋淋的口子。
  三人鲜血不断滴入黄土,而将臣却在此时收了攻势,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似
乎有种猫捉耗子的戏虐之意。
  「你们没发现我说话清晰流利了许多吗?」
  将臣忽然说道。
  三人皆是一怔,不禁满腹狐疑。
  将臣得意地道:「以前我喜欢吃肉喝血,但就在不久前,发现魂魄也极为好
吃,而且吃过后,我的脑子变得更加清楚!」
  将臣顿了顿,说道:「你知道我吃的第一个魂魄是谁吗?」
  他看了看三人,又将冷酷的目光落在墨玄身上,一字一句地道:「就是你那
师尊——雷霄!」
  畜生!墨玄大吼一声,咬牙切齿,拖着浑身是血的躯体扑将上去,欲跟眼前
凶魔殊死一搏。
  将臣挥臂一扫,轻松地将他击倒在地,一脚踩住他胸口,道:「别急别急,
待会我也吃掉你魂魄,让你们师徒在我体内团圆可好!」
  雨琴拔剑便要扑去救人,却见将臣隔空一指,引来一股煞气将她定住。
  「都不要着急,我一块吃了你们!」
  将臣乐这时眯着眼睛望着紫冰幽,眉飞色舞,甚是得意,仿佛在看盘中美食。
  紫冰幽一双眸子秋波闪烁,似做思量,但却没有一丝焦急或惊恐。
  将臣咦了一声,有些奇怪地道:「你不怕我?」
  话音未落,却感地动山摇,整个落凤坡剧烈晃动,饱受摧残的山峰大地再度
震荡,地裂山崩,仿佛有只庞然大物要从地下苏醒、挣脱。
  轰隆一声,一道强烈气流从地下窜出,仿佛蛰伏千万年的巨兽吐出苏醒后的
第一口气,竟将将臣的煞气结界冲破一道缺口。
  这股气流极为猛烈暴戾,正是一股魔气!忽然来变故,令得三人一尸惊讶无
比。
  墨玄觉得胸口压力稍微松解,抬眼看去,却见将臣面色恍惚,有些发愣,似
乎在回忆着什么墨玄见机不可失,豁尽余力从将臣脚下挣脱,再转身解开雨琴束
缚,而将臣并没有追击,只是呆在原地,喃喃自语:「好熟悉,好熟悉……」
  第二道、第三道……强烈的魔气不断从地底窜出,将臣布下的煞气结界如同
薄纸一般,无法抵挡半分,被四下乱窜的魔气撑破。
  魔气不断地从地底涌出,竟比将臣现世时还要惊天动地,只见诸天星斗暗淡
无光,八方神佛噤声无语。
  这股魔气如何惊世骇俗?有诗云:古魔再世动天地,邪威凛然震寰宇。
  大罗金阙玉帝惊,瑶池圣地王母骇。
  幽冥地府万鬼哭,五湖四海翻波涛。
  九州动荡不见光,三教圣人亦不安。
  罡风狂吹怒舞,让人无法睁眼,难以喘息,恍惚间一道身影破土而出,体态
修长,披头散发,不见真容。
  就在那人出现的刹那,罡风平息,不但如此,百里方圆竟无一丝气息流动,
万物静默,仿佛是惧怕而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那人背对着将臣,抬头四顾,墨玄三人瞧见其真容皆是一惊,只见那人肌肤
枯槁,瘦骨嶙峋,满头白发,目光暗淡,分明就是一个老妪。
  这老妪披着一身由奇异骨骸构成的盔甲,浑身淤泥污垢,无论是谁都不会将
她跟先前的天地异变联想起来老妪环顾四周,目光落在墨玄身上,咦了一声道:
「小子,现在是何朝何代,何年何月?」
  声音甚是沙哑,而且言语甚是古怪,并非当代语言,但却能直透心神,将其
意思表达出来,除此之外还有股不容反抗的威慑。
  望着这老妪,墨玄心底的恐惧感竟在将臣之上,有些哆嗦地回答道:「现今
乃大汉朝光和七年!」
  老妪蹙了蹙眉,摇头道:「大汉朝?不晓得……你可知那姓龙的在何处么?」
  此话无头无尾,墨玄不知如何作答。
  老妪又道:「就是那玄天真龙!」
  墨玄吞了吞口水,生怕触怒于她,小心翼翼地道:「晚辈不知这玄天真龙是
何方人物!」
  老妪道:「哦……居然不认识那厮,罢了,我换个问题,现在三教是何许人
也当家做主?」
  墨玄见她似无恶意,而不远处的将臣仍是一脸茫然,心情也稍稍镇静,说道:
「前辈是指哪三教?」
  老妪目露锐光,冷哼一声,不耐地道:「自然是儒道佛三教了,难不成还有
其他教派不成!」
  见她喜怒无定,墨玄暗自打了个冷战,更是小心回答:「回前辈,儒教由孔
孟二圣执掌,道教奉三清为尊,佛教由如来佛祖领导。」
  老妪蹙眉道:「孔孟二圣?可是孟轲和孔丘?」
  墨玄点头称是。
  老妪忽地一阵大笑:「二圣?那两个小子居然成了圣人……哈哈,真是笑死
我也!」
  要知道孔孟二圣乃儒教圣人,神通广大,教徒万千,这老妪竟对二圣如此蔑
视,观其态度并非无知狂徒,而是有底气说出这般嘲讽言辞,怎不让人动容。
  笑声渐止,老妪又问道:「诸天万界,谁为第一?」
  墨玄愣了愣,摇头道:「诸天万界,大能无数,卧虎藏龙,谁敢自称第一?」
  老妪不耐地道:「废话,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就告诉姑奶奶,这天上地
下以谁为首!」
  墨玄道:「照这样说来,诸天万界自然是以天道圣人鸿钧老祖为首!」
  「天道?圣人?鸿钧老祖?」
  老妪怔了怔,立即又发出一阵狂笑,笑得比刚才还要厉害,前俯后仰,眼泪
都笑了出来。
  笑着笑着,声音逐渐嘶哑,笑声中又夹杂着丝丝寂寞和孤独,旋即竟哭了出
来,整个人趴在地上又是捶又是拍。
  将臣回过神来,忽施偷袭,对着老妪脑门便是一记带着绛雷血电的利爪。
  老妪身躯一僵,似从梦中惊醒,枯槁高瘦的身躯爆出一股浑厚魔气,爪上的
绛雷血电竟被震散,而将臣也被逼退数十步。
  老妪猛地转过身来,惊喜地道:「煞域的功法!」
  转身的同时,双方同时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喊道:「是你?!」
  老妪打量了片刻,泽泽称奇道:「将臣?想不到你居然会说话了!」
  将臣哼道:「我也想不到你还活着,还变得这么衰老!」
  老妪微微一愣,伸手摸了摸自己脸颊,神情大变,尖叫道:「不对,我不是
这样子的!」
  说话间,深吸一口气,弥散于天地间的魔气尽数回归本体。
  魔气环绕,生肌活骨,白发变得乌黑亮丽,肌肤饱满丰盈,枯瘦的身躯也重
现活力,原本污泥满身的老妪顷刻间竟化为风华绝代之丽人,其眉若远山,肤若
凝脂,胸脯丰腴,腰肢纤美,臀胯圆润,一袭骨骸铠甲更是衬托出别样风华。
  墨玄下山后也见过不少绝色佳人,然却不如这女子,紫冰幽逊她一分野性,
墨馨雪低她三分成熟,雨琴输她三分睿智,柳彤差她两分华贵,瑶琮仙子少她一
分高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