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末班车】
【末班车】
                末班车
 
 字数:6581字
 
  人民广场上很热闹,即使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钟。
 
  宽广的大街上,车水马龙,红色的捷达,蓝色的宝来,白色的高尔夫,穿梭 来往。走在路上的人们,服装各异,神态各异,有的急匆匆,有的慢悠悠,有西 装革履的,有珠光宝气的,也有风尘仆仆的,有衣衫褴褛的。
 
  街灯明亮,路边的广告牌上,各式霓虹灯闪动着五颜六色的光芒,无数奇奇 怪怪的声音在每一个角落,毫无预兆地响起,又莫名其妙地消失。
 
  只有广场中心的那一棵棵松树,默默伫立,虽然被来往的车辆染了一身的灰 尘,却永远都面无表情,冷冷地注视着这熙熙攘攘的大街,这光怪陆离的都市。 
  郑不七就站在树下,虽然知道有规定不允许跨越花坛,他还是站到了树下, 因为他觉得,从这个角度,才能更好地注视,或者说欣赏,人间百态。
 
  他穿著一件黑色的长外套,不太干净,下摆粘了些尘土,而且在这初春的东 北,显得单薄了一些,所以他的身子微微缩着。他长得很普通,普普通通的普通 人的普通样子,属于那种丢到人群中就再也找不到的类型。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 人,现在,他站在树下,仿佛一名思想家似的,皱着眉头,注视着这片土地。 
  前面拐过来一辆宝蓝色的高尔夫,透过深色玻璃,虽然对一般人来说是模糊 一片,但郑不七那锐利的眼睛,还是看清了坐在驾驶位上的,是一名穿著貂皮大 衣的美貌少妇。郑不七微微眯起眼睛,他甚至可以看到少妇那娇艳欲滴的性感红 唇,还有那略微上翘的嘴角,那一丝傲慢的表情。
 
  嗯,是一个很不错的目标呢,可惜今天的条件不允许,只有等下一次了。郑 不七这么盘算着,在心里默默地记下了远去的高尔夫车牌号。
 
  他点燃了一颗香烟,不紧不慢地抽着,没有人注意到他,尽管他正在明目张 胆地违反法规制度。
 
  郑不七的目光又落到了对面街上走过来的一名高个子女郎身上,她穿著粉色 的毛领子上衣,下面是白色的长裤,完美地勾勒出女郎修长的双腿,脚上一双闪 亮的黑色长统靴,更是让郑不七心中有些活动。这位女郎长得也挺不错的,波浪 卷的长发披散在双肩,拎着一个小皮包,迈着有节奏的步伐走过去。郑不七本来 打算跟上去的,随即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女郎的背面让他有些失望。从后面 看过去,女郎的臀部平了点,没有那种丰翘的感觉。
 
  目送着渐渐远去的女郎,郑不七叹了口气,丢下手中的烟头,仔细地用脚踩 熄。他伸了个懒腰,看来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收工收工,时候也不早,回家睡觉 去好了。再晚一点,末班车就该走了。
 
  他走出花坛,向218路公交车的终点站走去。
 
  郑不七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至少表面先绱恕K衲旮崭章辏瓷 先ト从腥嗨甑难樱椭坝谝患掖笮凸衅笠担币幻胀ǖ讲荒茉倨胀ㄐ ≈霸保庵秩嗽谡飧龀鞘欣锩姹兆叛劬Χ寄芾躺侠匆淮蟀选?p> 他真正的秘密, 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人知道。
 
  这些人都从事着一项特殊的职业,他们负责为人解决问题,一些无法通过正 常途径解决,或者是不愿意通过正常途径解决的问题。其中的佼佼者,被称为杀 手。杀手也是有组织的,其中最不可思议,也是最让人无法想象的一个组织,叫 做不字组。郑不七,当然就是这个组织的其中一员。
 
  郑不七当然不是真的叫做郑不七,他自有平常时候的名字,只是在这个组织 里面,他就叫做郑不七。这个名字的含义是,每天杀人,不超过七个。
 
  这对于郑不七是一个极大的桎梏,就像是让一个烟瘾非常大的人,一天只准 抽七颗烟一样。
 
  但是郑不七还是遵守这个名字的含义,因为既然身为组织的一员,就应该服 从组织的纪律。
 
  于是他就尽量地节省,节省着使用这七个名额。就好象烟民舍不得抽掉最后 一颗烟一样,郑不七希望把这七个名额,都用在比较值得的人身上,以最大地满 足自己的欲望。
 
  这样做的结果是,郑不七经常没有用完七个名额。因为节约,最后反而一个 都没有用上,直到半夜都没能用上。而郑不七又是一个很懒的人,他干脆就回家 睡觉去了,零也是不超过七的,不是吗?宁缺勿滥,这是郑不七做事的一向标准, 通过几次精彩的享受,他发现,与其单纯追求数量上的满足,还不如精选几个美 妙的目标来享受,更能够满足自己的欲望。
 
  今天又是这样,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选中合适的目标。
 
  郑不七叹息着,来到了218路车站,最后一辆218路公交车,正孤零零 地停在街道口。现在是八点零八分,前一班车刚刚在两分钟之前开走,所以现在 的车上没有什么人。郑不七摸了摸身上,好象没有零钱了,他走到街边的一家食 杂店,门口的台湾风味烤肠正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郑不七要了一根烤肠,给老板 一张五元的纸币,找回来四枚一元硬币。他咬着香喷喷的烤肠,投了一枚元币, 在清脆的声响中走上车。
 
  除了司机,只在车前坐了两名乘客。郑不七径直走向车厢尾部,在最后一排 的靠角落座位上坐下来。他闭上眼睛,缓缓地吃着烤肠,这样可以集中注意力, 更好地享受烤肠的味道。这一家的烤肠比他下午在街对面一家吃的要香,郑不七 决定以后都买这家的烤肠吃。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车上的人渐渐多起来,郑不七依然闭着眼睛,一根小 小的烤肠已经吃完了,他的手中无意识地把玩着竹签子。
 
  一阵淡淡的清香,让他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睛。在他前面的单个座位上,坐 着一名青春活泼的少女。乌黑靓丽的披肩长发上戴了一顶雪白的绒线蓓蕾帽,显 得俏皮可爱,瓜子脸,皮肤白皙,琼鼻挺翘,双目大而有神,闪动着迷人的光彩。 少女穿著一件鹅黄色的外套,下面是紧身牛仔裤,展现出美妙的大腿曲线,脚上 一双雪白的小羊皮靴,正是最让人动心的打扮!
 
  郑不七感觉自己脑子中一热,心砰砰地跳了起来,就是她了!搜寻了一个晚 上,终于找到了目标,而且还是这么符合自己心意的,简直是天公作美呀!那俏 皮的蓓蕾帽,紧身的长裤,还有白色长统靴,都是自己最喜欢的!
 
  一阵悦耳的音乐声中,少女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来看。郑不七将身子缩 到车座中,装出一副对四周漠不关心的样子来。车身一震,汽车启动了,时间是 八点二十分。
 
  “是的,我已经上车了,刚刚开,正好赶上了末班车,嗯,有座。”少女正 在通电话,从她那幸福的表情和口吻来看,应该是和男朋友通话吧。连声音都这 么好听呢,真是不错。郑不七心里想着,眯缝起眼睛假寐。
 
  “大概半个多小时到家吧,你还没吃晚饭吗?要不咱们出去吃好了,啊你已 经在做饭了,我想吃什么呀,唔,我想吃你做的玉米烧排骨,嘻嘻,排骨昨天还 有剩下的吧,老玉米家里也有,多搁点酱油。”少女和男友热切地交谈着,计划 迟到的晚餐。
 
  郑不七心中也在暗暗算计,半个小时,那么应该是在南湖广场附近下车了, 那里不远处有一个小区,应该就是少女的目的地。在那条路上,两边树木茂密, 路灯也不太亮,这个时间行人也稀少,是一个不错的地点。今天真是顺利,一切 都符合自己的心意。玉米烧排骨么?很不错的一道菜呢,郑不七也很喜欢吃,但 是,美丽的少女,无论做得好不好,妳估计是没有机会品尝到了,因为,妳恰好 赶上了“末班车”。
 
  郑不七的手插在兜里,用指头缓缓抚摸着一条柔软的粗棉绳,他调整自己的 身体和呼吸,逐渐向最佳状态接近。
 
  电子女声漠无感情地报着一个又一个站名,有人下车,有人上车,前座的少 女已经结束了通话,正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在昏暗的车厢 中,映着外面的灯火,如同宝石般闪烁迷人。微微抿起的小嘴,是如此的惹人怜 爱,让郑不七很想要马上凑过去亲吻。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抑制住这种冲动,让自 己冷静冷静再冷静。
 
  不着急,不着急,有机会的。
 
  公共汽车转了一个大弯,车窗外是灯火通明的文化广场,广场上人影重重, 现在正是年青情侣们散步约会的大好时光。少女也望向窗外,注视着明亮的广场, 从侧面看过去,她的脸庞如同精美的瓷器般光洁无暇。郑不七发现她的脸上流露 出幸福的神色,也许是回忆起了以往和男友一起来这里散步的情形吧,那种甜蜜 的表情。
 
  汽车很快就离开了文化广场,一路下去,来到了南湖公园附近。
 
  前面的少女忽然站了起来,伸手抻了抻衣服,做出准备下车的举动。汽车停 在了南湖公园大门附近,清脆的电子女声响起:“××小区到了,请……”。 
  郑不七猛地站起来,匆匆地奔向车门。他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因为这里 离南湖公园还有两三站地,直到那名少女已经下车了,他才想起来,南湖公园只 是自己的猜测,少女并不一定就是按照自己的猜测所走的。
 
  218路在身后缓缓驶离,郑不七抬头看了一眼,心中暗暗叫苦。前方一百 米处,就是一个灯火明亮的小区,一楼是热闹的商铺,人来人往,而少女正向着 小区径直走去。
 
  完全没有下手的机会。郑不七只打量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就得出结论。但是 他依然跟了上去,因为他感到很不甘心,苦等多日才选中了目标,居然没有下手 的机会,这真是太让人难受了。少女逐渐走近了小区,郑不七走在她身后十米多 的距离,失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走近住宅楼了,只要她走到对讲门前,开门上楼,那么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 了。附近有人在看着,楼上大多数人家都亮着灯,进入楼道下手的话,太冒险。 
  在郑不七绝望的目光中,少女忽然一转,从楼的旁边走过,向小区里面走进 去。
 
  郑不七精神一振,还有希望!他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转过楼房,后面是一片小小的树林,对面是又一排住宅楼,之间隔着五十多 米的距离,最为难得的是,这里静谧无人,和外面的街边仿佛是两个世界。 
  少女走在前面的水泥小路上,高跟皮鞋发出清脆的声音。
 
  唯一的机会,就在这里!
 
  郑不七如同黑暗中的一只狸猫,悄无声息地加快步伐,几下呼吸就靠近了少 女。仿佛是一种直觉似的,少女感觉到了些什么,她停下了脚步,准备回头张望。 
  成败就在这一刹那。郑不七展现出一名杀手的过人本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 势,来到了少女的身后,不待她的头完全转过来,郑不七手中的红色棉绳,准确 地套上了少女的脖子,然后猛地收紧!
 
  “呃……”少女发出半声呻吟,脖子就被完全绞紧。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少 女显得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她甚至没有挣扎,任凭郑不七用红绳勒住她的咽喉, 把她的身体拉到怀中,完全抱住。
 
  入体的柔软,让郑不七感到热血沸腾,真是迷人的少女胴体呀!他兴奋地拉 紧红绳,紧紧勒住少女的脖子。少女从一开始的茫然中反应过来,双手在脖子上 抓挠着,想要将红绳拉开,不过这显然是徒劳,因为郑不七十分用力,柔软的棉 绳已经完全陷入了少女那娇嫩的玉颈中。少女仿佛一尾离开水面的美人鱼般,在 郑不七的怀中扭动欢腾,她的白色小羊皮靴在水泥路面上发出连传清脆的咯噔声, 那是她在激烈地踢蹬双腿。
 
  声音会引来旁人,虽然这里很僻静的样子,但还是保险为上。郑不七手上紧 拉着绳子,用身体把少女带离了小道,拖进路边的小树林里。少女挣扎得更起劲 了,让郑不七感到有些费力,当然他并不在乎,这种程度的挣扎,只是白扯。相 反的,越是激烈的挣扎,越能够让他感到享受,享受那种虐待的快感,追求那种 杀艳的舒畅。
 
  在郑不七那强有力的双臂下,少女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她头上那雪白的 蓓蕾帽不知道掉在哪里去了,满头青丝披散,显得十分凄美动人。在不远处楼房 的灯光下,少女那双宝石般晶莹的眼睛,已经完全翻白,粉色的丁香小舌也吐了 出来,和鲜艳的红唇交相辉映。从少女的咽喉深处,发出各种古怪的声响。郑不 七早就见怪不怪,他只是专心致志地拉紧棉绳,窒息少女的呼吸。
 
  因为激烈的挣扎,少女很快就变得香汗淋漓,散发出一股如同发情期动物才 有的奇妙气息,这气息刺激着郑不七敏感的鼻子,让他感到更加兴奋,他把少女 的身体紧紧搂在怀中,感受着少女的每一下挣扎和痉挛。少女那包裹在紧身牛仔 裤里面的丰翘臀部,在郑不七的小腹上来回扭动磨蹭,郑不七感到自己的下面不 知什么时候已经硬了起来,胀得有些难受,他调整着角度,让自己的下身在少女 的丰臀最肥美的部位摩擦,稍稍缓解高涨的欲火。
 
  少女的挣扎变得缓慢了,毕竟是一名娇滴滴的女孩子,没有那么多的体力让 她无限挥霍,在艰难的呼吸中,少女渐渐失去了力量,她仿佛也明白了自己无力 抗争,一直剧烈踢蹬的双腿开始平缓下来。她可以想象到自己今晚的结局,被一 名陌生的男子,在离家不远的小树林里面,活活勒死。住宅楼的灯光,就在前面, 仿佛触手可及,却是如此的遥远,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就是分开的两个世界。心 爱的男友,一定还在家期待着自己的归来吧,等待着给自己一个热烈的亲吻,和 激情的拥抱。而自己,却在家门外,被陌生人杀死,再也无法享受恋人的爱抚, 再也无法品尝甜蜜的亲吻了!
 
  少女绝望地蹬直了双腿,紧身牛仔裤下的大腿,是如此的丰腴修长,贴着小 腿的长统靴,是如此的漂亮合体,这一切,在今晚,就成为了永诀。少女感到无 法收紧自己的膀胱了,热烘烘的尿液泄了出来。她向上拱了拱小腹,身子一挺, 脑袋一偏,满怀不甘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好可惜,再也无法品尝到男友的拿手好菜玉米烧排骨了,这是少女最后的念 头,随后她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郑不七又勒住少女的脖子一会儿,确定她已经完全静止下来,这才缓缓松手。 少女那美好的身体,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郑不七早已经欲火焚身,他把绳子揣 到衣兜里,蹲下身来,打量着少女临死时那痛苦绝望的表情,感到一股惹火从小 腹升腾起来,他的目光从少女的脸庞向下,看脖子上那道触目惊心的淤痕,看敞 开的外套里面,贴身羊毛衫下高耸的胸脯,此时已经静悄悄地没有了起伏,看少 女紧身牛仔裤绷着的丰腴大腿,看平坦的小腹。
 
  郑不七伸手抚摸着少女脚上那双白色的小羊皮靴,触手光滑柔软,高级皮料 的手感就是好呀。他的双手隔着皮靴在少女的脚上反复游走,体味着少女莲足的 美妙曲线。他抓住少女小巧的脚踝,用力掰开少女夹紧的双腿。当他的目光落到 少女的裆部的时候,看着裆部鼓鼓的地方,看着下面那一小片深色的浸渍,郑不 七感到脑袋里嗡地一响,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
 
  郑不七疯狂地解开自己的皮带,脱下裤子来,骑在少女的身上。他双手抱起 少女的脑袋,将下体坚挺的铁枪对准少女那张开的樱桃小嘴,猛地捅了进去! 
  少女湿热温润的口腔,带给下体一股无以名状的强烈快感,让郑不七不由自 主地打了个哆嗦,他开始满怀激情地运动起来,让自己的下体在少女的檀唇中进 出。
 
  美人儿,想要吃男朋友做的排骨玉米么?还是先尝尝我的肉棒的滋味吧! 
  郑不七心中涌起这种邪恶的念头,让自己的插入也变得更有感觉,想象着少 女的男友正在家里翘首期盼,等待女友回来品尝自己的手艺,而少女却在家门外 的树林里,含着一个陌生人的肉棒,任凭陌生人对她傲人的身体,进行最羞耻的 凌辱!一边想着,郑不七发现自己达到了高潮,他用手夹住少女的脑袋,向自己 的下身用力送,同时全力挺起肚子,把肉棒完全捅进少女的喉咙深处!几下激烈 的抽插之后,郑不七颤抖着射出了滚烫的精液,一下又一下,全部射进少女的小 嘴里。
 
  过了一会儿,郑不七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略为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 把已经变软的肉棒收回来。少女的小嘴依然大张着,一丝白浊的精液从她的嘴角 溢出,向地上滴落,牵出一条长长的细丝。
 
  郑不七提好裤子,把少女的嘴巴合上,他看了看少女那翻白的两眼,又伸手 抚下少女的眼皮。此时,少女变得如同沈睡般平静而迷人。
 
  郑不七点燃一颗香烟,吸了几口,好久没有这么爽了,真够味!
 
  郑不七一边满意地想着,一边开始收拾现场。他首先找到了少女丢在一旁的 皮包,打开来,里面是一些零碎的少女用品,有一个红色的钱包,放着两百多块 钱,没有什么有效证件(因为偶懒得想少女的名字,^_^ ),不过没关系的,过 几天家里人发现她失踪了,寻人启事或者报案都会公布照片和名字的。
 
  在小路的道沿子附近,郑不七找到了少女的那顶白色绒线的蓓蕾帽。这种帽 子比较适合于披肩长发的少女戴,特别漂亮,例如刚刚被自己享受了的那一位。 这么符合自己心意的美丽少女,可是很难得的呀,只享受一次好象浪费了点。 
  郑不七把帽子也揣在兜里,回到少女的尸体旁边,他蹲下来,先把一只手伸 到少女的腋下,穿过去,把少女的上半身扶坐起来,然后用肩膀顶住少女的胸脯, 富有弹性的柔嫩让他心中再次酥动。郑不七一用力,就把少女抗在了肩头,少女 的小腹正压在他的肩膀上,上半身倒垂在他的身后,两条结实的大腿耷拉在他胸 前。郑不七拍了拍少女丰满圆翘的臀部,站起身来,虽然有点风险,但是可以回 家慢慢品尝少女的胴体,享受她的每一寸柔嫩肌肤,也是值得的。
 
  美女,跟我回家吧,虽然吃不到排骨玉米,但是我会把妳“喂饱”的,呵呵! 郑不七迈开大步,扛着少女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