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老婆逼迫我TV】
【老婆逼迫我TV】
              老婆逼迫我TV
 

   字数:37593字



 



                一集
 
  我是迈克。布鲁斯特,一家公司的中层主管,一直以来,我都是事业顺利, 家庭幸福。
 
  这天,当我高高兴兴的回家準备欢度週末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情。
 
  一进门,迎接我的是琳达的一脸冰霜,她没有说话,祗是在厨房裏摔东西。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走到厨房很小心的询问。
 
  她冷冷的看了我一下,紧紧的咬着嘴唇,继续长时间「乒乒乓乓」的发泄, 我知道这是很恶劣的信号。晚饭自始自终,她都是对我怒目而视。对于我的问题, 也祗是哼哼,板着脸。我闷闷不乐,紧张焦虑使我头痛得十分厉害。
 
  上帝,我做错了什么?!
 
  琳达和我已经结婚五年,我们彼此深深地相爱,生活中的事情都是共同来做 的,婚姻十分快乐。所以今天我非常不安,十分困惑。
 
  在晚饭之后,她下了一个决心,很快就从桌子下面,拿出一封马尼拉来的信。 
  她一手拿着信,另一隻手敲打着桌子,紧紧盯着我。然后她似乎做了一个决 定,把信封扔给我。
 
  我觉得很奇怪,小心地拾起它并且打开。上帝啊!这是我无法预料的。最上 面的照片是汤姆和我,微笑着肩并肩。认识汤姆还是我遇见琳达很久之前的事情。 
  虽然我和汤姆在学院是最好的朋友,但毕业后就分开了。琳达也只知道一点 汤姆的事情。在其他的照片上还有艾米丽。哦,上帝,艾米丽!
 
  那一学年,我们三个人结成死党,学习生活在一起。我们共同讨论生命,爱, 哲学,上帝和……每件事。
 
  这是一段美好时光但也是十分荒唐的时间。我们决心挑战一切新鲜的东西。 
  我们试验了大麻、迷幻药、各种性的生活等等。在那年大多数的时间我都筋 疲力尽,精神疯狂奔放,奇幻地生活,陶醉于快乐。我不需要看其他的照片,就 已经知道裏面的内容,我们当时就像是玩乐也许像做实验,我不知道该怎么来形 容,反正是非常的愚蠢。
 
  我不记得拍了照片,但是照片就在这裏!一张照片显示我在和艾米丽做爱。 
  另一张是我的鸡巴在她的嘴裏. 最后的照片是我的脸伏在艾米丽的下襠,汤 姆对着我屁股发泄。她咬着牙,「很好,宝贝?」声音裏充满仇恨。
 
  「我不记得这些事件,宝贝。」我诚恳地说。虽然照片表现这些是确实发生 过的,但我真的不记得它了。
 
  「你否认?」她几乎尖声叫道。
 
  「不是。」我冷静地说。「我不是说这些有什么怀疑,我不能否认曾经的幼 稚。但是我早已经不记得它了。我现在是成熟的人。」
 
  「上帝啊!宝贝。对她爱得死去活来?她舔得舒服?你舔的也很舒服?」 
  「早就忘记,不记得了。」我也曾经与琳达舔过,但没有象照片上那样疯狂。 
  「你从来没有与我真心相爱。」她的愤怒使我害怕,我已经感觉打击来临。 
  「你……」她哽咽:「你是畜生。」
 
  仿佛大块的煤渣塞满了我的咽喉,我极力忍受。我问:「这些来自什么地方?」 
  「这是你的甜心艾米丽寄来的,她跟你借五千大洋,说希望你生活快乐。祗 是不好意思,我先拆开看了。」
 
  「噢,我的上帝!她怎么能这样!!」她不说一句话,祗是冷冷的看着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有点发抖。
 
  「混帐东西!」
 
  「宝贝,你知道……」
 
  「闭嘴。」
 
  我不敢说了,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我没有钱付给你的那个甜心,操她的!」
 
  「好……」
 
  「闭嘴!我已经给她回信了,要钱没有,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好了。再来 我就告她到法院去。」她继续说,「我们本就不打算要孩子,双亲也去了。我都 不在乎,谁还会在乎你的乱交照片?」她对我怒目而视。
 
  「而且我已经看过了,不是吗?」
 
  「可我……」
 
  「闭嘴!」她再次怒吼。
 
  她站起来向我挥动她的右臂。虽然我们的身材尺寸基本相同,但是我知道至 少我的拳头比她厉害。儘管我知道她的拳头没有力量,但我还是非常畏缩。 
  「不,看在上帝份上,不要这样,我不会还手的。我很遗憾,宝贝。这些都 是发生在我认识你之前的事情。」我流下了眼泪。
 
  「和她做这些事情。母狗。下流无耻。仁慈的上帝。我是如此丢脸!」 
  「可我……」
 
  「闭嘴」
 
  「宝贝,我答应你,我接受你的惩罚。你让我幹什么,我就幹什么,真的!」 
  我试图挽回。
 
  「什么事情,你也不能做。」
 
  「真的,宝贝!我会为你做任何的事情,弥补我的过错。」
 
  「那好,那好!」她尖声叫道。「羞辱……羞辱……」她在房间裏来回的走, 看着地面喃喃自语。她两臂紧紧的交岔在胸前,走动时,短裙子在她的膝盖上摇 旖,她的高跟鞋跟敲击地面发出嘀噠的声响。
 
  看她的情绪有点好转,我暗自喜欢。「对不起,宝贝!我会为你做任何的事 情,我真的会为我的错误,诚恳地接受你的惩罚。」我再一次对她发誓诅咒。 
  「好了,就这样。」她对我说道:「我感到羞辱。现在也该临到你了。」她 走过来抓住我的手腕。「跟我来。」
 
  我乖乖地跟着她,只要不使她激动,幹什么都行。她领我来到我们的地下室, 我看到她的背影好像自始自终在翻动她的母亲死亡后留给她的木箱子,找出什么 扔进篮裏,带着篮子,和刚才一样把我拉到楼上的卧室。
 
  当我们进了卧室的时候,她转过身来,用愤怒的眼睛看着我:「脱光!」 
  我开始脱衣服。在脱下外衣以后,她用手势表示我的内衣裤也要脱掉。如同 我乖乖的来去,我也就乖乖的脱得一丝不挂。鸡巴无力的垂丧,在我成人以来我 的鸡巴很少地象这样疲软无助。
 
  她静静地打量我好一阵子。「阳…萎了?」她讽刺地说,「你看起来不激动, 要刺激一下。」
 
  这时我发现她笔直的站在我的前面,剃刀就在她的手中。我真正地害怕了! 
  她蹲在我的前面飞快的刮我腿上的毛,几分锺不到三下两下就刮完。然后带 着邪恶的微笑,用另一隻手紧紧逮住我的鸡巴和阴囊,我摒住呼吸看着剃刀伸向 我的下身。在剩下的五分锺她刮完每一根阴毛。然后就释放了我,让我去洗澡。 
  泡在装满热水的浴缸裏,我感到她的工作还不坏,全身皮肤一片光滑。祗是 我的球有点刺痛,她抓得太紧了。
 
  把身子擦干净,我又跟随她来到卧室。床上放的是一堆女人的衣服,我紧闭 着嘴唇站立在那裏,看着她从衣服堆裏找出一条蕾丝花边黑色三角裤:「把它们 穿上,宝贝。这就是对你的惩罚!」琳达略带着嘲讽地说。
 
  我发现虽然我极力控制,但鸡巴不知不觉的已经昂起。她转过来抓住我硬硬 的鸡巴,使劲一掐。好疼啊,鸡巴立刻就耷拉下来,然后她使劲地将我的鸡巴与 阴囊用力往夹在两腿之后臀部的缝裏. 花边黑色三角裤好像是束身尼龙做的,很 紧。穿上后我感到我的小弟弟和睾…
 
  丸都被完全压进身体裏了。看我穿好内裤,琳达让我在梳粧檯前坐下,在我 脚趾甲上涂上鲜亮的红指甲油,并且命令我也在自己的手指甲上涂上指甲油。我 很顺从的学着涂指甲油。接着,她拿出一双长丝袜,示意我把它穿好。我费力的 把它套上,感觉长统袜摩擦光滑的大腿,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真难受。但这 些比琳达的怒火要好多了。琳达走到我身后,她帮我扣上一条黑色奶罩,奶罩带 横过我的肩,弹性的扣子带紧贴在我的皮肤上。她又把两块奇怪的乳胶填塞物塞 到乳罩的杯子裏. 我记得她的母亲做过乳房切除术,无庸置疑,这些是她乳房切 除术后的填充物。
 
  我轻轻的晃动,感觉很好,发现他们与我想像中女性胸部的起伏一样,这两 者有着相同的重量和柔软。我感觉好像有了自己的乳房。
 
  然后她拿出她薄丝一样的宽鬆上衣。她曾经说她不太喜欢穿它,因为太暴露, 很容易春光外泄。
 
  接着她又扔给我一条黑色超短裙。这条裙子我看见过,它只有60公分宽。 
  琳达穿着它曾经与我度过许多美好的时光。我试了一下,腰太粗,穿不上这 条裙子。于是她很快地拿出一条宽宽的塑腰带,把它放到我腰部周围,先束好。 
  然后命令我屏住呼吸,她把塑腰带用力收紧,腰一下缩小了六英寸。宽宽的 皮革塑腰带紧紧勒住我的胃和腰,因为琳达太用力,我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在收缩, 但我一点儿也不敢囉嗦。
 
  现在裙子可以很好的穿到我的身上。不过裙子的确太短,一点儿也隐蔽不住 我穿着尼龙丝袜的大腿。
 
  琳达让我转过身坐好,背对着化妆台的镜子。她不放心还用布遮住镜子,然 后就开始在我的脸上涂抹一些东西。虽然看不到效果,但我可以感觉到,也闻到 这些带着女性色彩的气味。抹粉时我打了一个喷嚏,琳达修眉时我有点害怕,咬 着牙我感觉眉毛一根一根的被拔去。接着我睁大眼睛,让琳达给我涂抹睫毛油。 
  她又把假髮戴在我的头上,细心的帮我梳理,长长的头髮飘落在我的肩上。 
  接着她给我拿出一双黑色高跟皮鞋。细细的带子紧紧紮牢我的脚踝,对于我 的脚,鞋子好象比较纤小,鞋后跟也高,穿上它几乎要滑倒。
 
  她现在微笑的站立在我前面,从我回到家以来,这是第一次看到琳达高兴。 
  由于高跟鞋的缘故,我至少长高4英寸。以前我只比她高很少一点,现在站 在她的前面,我显得高多了。
 
  她给我带上一对黄金手鐲,在耳垂上戴上一双黄金大耳环,同样我再次感到 局促不安。
 
  一切都停当了,琳达让我站立起来。「转个圈看看。」
 
  看我很听话的转了一圈,她说,「还行,不过你需要在房间裏学习女孩子是 怎么走路的。」
 
  我无论如何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让我这样做,虽然穿高跟鞋走路一点儿也不舒 适,但我至少还能走。慢慢的我就掌握了高跟鞋的走路技巧,步履也轻快了。 
  「哦,对了,还有一个东西。」她走到我的后面。「弯腰,尽可能的弯腰。」 
  我的上半身几乎要趴到床上,同时也看到床上的粉红色丹碧丝月经棉塞。她 从我的后面向上掀开裙子,摸了一下我的下身。然后就拉下了三角裤,把我屁股 的裂缝暴露在外面。我感到丹碧丝紧紧压住我的后庭,肛门口本能地收缩,很不 舒服。
 
  「岔开。」我把腿分开。
 
  琳达很严厉的说:「分大一点!」我极力岔开,膝盖都有点发抖。
 
  琳达在我「后庭」反复摇摆运动,只觉得肛门一阵疼痛,居然送入到我裏面 很深。然后她还轻轻拉动月经棉塞的细绳,丹碧丝已经深入到我的体内。我羞辱 的呻吟着。
 
  「哦,对了,宝贝。」她挖苦的说。「你现在好象就真的是女人,我也祗是 每个月用上一个星期。」然后她拉上我的三角裤,放下裙子。
 
  「站起来,看看感觉如何。」她说。我努力站直,感觉很糟,不舒服。我每 一点运动,对丹碧丝都有感觉。但我同时又感觉这也是很刺激,很肉欲的。 
  「可耻的傢伙,」她说,「看看你自己的变化。」她把手臂交岔在胸前。 
  遮住镜子的布拿走了,我对着镜子看我自己,根本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在 镜子裏的就是一个女人,实际上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还是一个性感的女人。 
  琳达在我前面来回的走动,微笑从她的嘴角流出。她用手分别触摸我的两个 乳房,还轻轻的捏了一下,色迷迷的上下打量我。
 
  「对了,你现在就叫艾米,是艾米。布鲁斯特小姐。艾米,你现在所做的一 切就是要不断的讨好我。」她带着威胁的说,「我现在想要一份晚报。」 
  我的大脑飞快的运转,厨房裏有报纸,那是昨天的。我立即很无奈的意识到, 她想要一份新报纸。
 
  「要今天的。」她怕我没有领会意思。
 
  我们一般都是在假日旅馆大厅裏的报摊上取报纸。假日旅馆在市镇最忙的大 街上,从我们的家向南过一条街,再向东过三条街。报纸时常是我在从办公室回 来的路上取,如果我有事没拿,在我回家后通常让她出去拿。
 
  「跟我来。」她领我走出卧室,打开大门,把我推了出去,扔给我一个女包。 
  「你是不是不想去取报纸。」她很生硬的说,「拿不来报纸,你就好好的住 在汽车旅馆,但不能住在这裏. 大门」砰「的一声给关上了。没有办法,我不得 不厚着脸皮走在大街的人行道上。我绷紧下巴开始步行,一隻手紧紧的抓住坤包, 另一隻手僵硬的摆动,脖子上的皮肤因为害怕有点紧张。
 
  这是穿着高跟鞋走路的真实体验,我蹣跚而行,脚下发出滴答的声音。我的 脚趾与脚踝因为鞋子是新的、鞋跟是高的而刺痛。但是我也注意到,好象为了製 造什么效果,我的臀部被迫的左左右右晃动,使得裙子不停的飘逸摇摆。 
  走过一条街,我看着琳达开着我们的汽车从身边过去了。向东走过两个街区, 几个大男孩开着货车经过,摇下车窗,送出一阵嘘声和淫荡的邀请。我厌烦的继 续行走,没有理睬他们。感谢上帝,他们走了。
 
  在繁荣的康得街道,因为性感的打扮,我得到汽车旅馆周围的人许多注目。 
  最后我到达假日旅馆,走进大门来到大厅。这是一个繁忙的地方,许多人走 过这裏进入假日旅馆的各个空间。我直接走到报纸摊前,取了一份报纸,想儘快 的离开。
 
  「嘿,现在她就在那裏. 」琳达的声音横穿大厅。我看见琳达和三个男人向 我走来。「如果你问她的想法,我确信她非常高兴要与我们喝一杯酒。」 
  「艾米!」她抓住了我的胳膊,「这是鲍勃、别尔和……我还不知道你的名 字。」
 
  「罗杰。」那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胸部,厚颜无耻。
 
  琳达和我耳语,「宝贝,你现在要寻找发出女人声音的感觉。」
 
  我试着拉紧声带,轻声地发音:「很高兴又见到你,我希望你能原谅,我要 去送报纸。」
 
  「哦,你不能这样做,艾米。」琳达明确的说。「我的朋友想要给我们买点 喝的,我给他们讲了你的情况。看,你是如何的性感。」
 
  这不可能拒绝与不理睬。对于琳达的安排,我只能畏缩,微笑地装着满脸笑 容,点着头容忍一个男人的手臂在我后背恐怖的上下移动。
 
  他们带我坐到酒吧,点了许多含酒精的饮料。我坐在后面,因为神经紧张有 点发抖。
 
  自始自终是琳达和他们有说有笑,只有问到我,我才开口。我一边喝着泡沫 饮料,一边注视他们。
 
  鲍勃,我想是他,花费许多的精力,邀请琳达。她风骚的倚着他,抱着他的 脖子跳舞。看着他们,我的情绪有点波动。他吻了她,她也回了一个吻。他们伴 着点唱机的音乐,拥抱身体环绕舞厅移动,我咬着牙注视他的手伸进她裙子的下 麵. 「宝贝,你肯定想要跳舞。」罗杰咬着我的耳朵说。我是疯狂了,也想刺激 琳达一下。
 
  「是的。」我说,「我很愿意。」
 
  他微笑着带我来到舞厅中间。很快我意识到我不知道如何跳女步,但是罗杰 并不给我考虑的机会,他抓紧我的左手,抱紧我的后背,带着我转动,我几乎倚 到在他的身体上。琳达瞪着我,见我看她,故意不理睬我,重新把身体倚靠在鲍 勃的身上。
 
  当我们全都回到桌子,我两腿交岔,小心地整理裙子避免春光外泄。他们又 点了许多饮料,我继续喝饮料,听他们谈话。琳达就坐在我的边上,我感觉到她 的冷淡。
 
  「琳达。」我勒紧声带轻轻的说,「我们现在回家吧。」
 
  「不行。」她怒目而视。
 
  「我要去洗手间。」
 
  「忍着」她严厉地说。
 
  我忍了一会儿,看着她又跳了两三支曲子,另外也拒绝了其他人对我的邀请。 
  很明显,我的表现激起了她更大的怒火。
 
  「琳达,我忍不住了,我必须去。」
 
  她很盯了我一下,然后露出了笑容。「请原谅」,她对那些男人说,「我们 需要去一下化粧室。」
 
  好像对我的话有怀疑,她抓紧我的手站起。
 
  在穿过大厅的途中,她紧紧的贴着我。「我要去检查一下我放进去的丹碧丝, 它要不在我就再放一个新的。」我只能点头。
 
  很明显现在的我不能去男人洗手间,我跟随她进了女性洗手间,看见一些女 人已经在裏面。没有选择,她给我指了一个位置。我进去关上门,把黑色花边三 角拉下,潵完了,穿好开门出来。那些女人嘮叨不息,梳理着她们的头髮,补上 新鲜的口红。最后她们离开,只剩下琳达和我。
 
  「你做得很好,」她说。「如果想体面的离开这裏,你也只能这样。」她哈 哈大笑,我想这是饮料的作用,并非真的欢笑。
 
  「你很漂亮。不要烦恼,宝贝。」她在补妆,然后帮我梳理有点乱的头髮。 
  见左右没人,琳达把我拉进一个小间。她的动作好像是要鸡姦我,拉开我的 裙子和内裤,直到发现了小细绳。她轻轻的拉了一下细绳,显然很满意。「很好, 还在这裏. 」她微笑的看着我,「就像是刚放进去的,不要换了。」然后就心不 在焉地帮我把衣服整理好,转身走出洗手间,我只能跟随。
 
  回到酒吧,琳达又喝了几杯饮料,倾斜依靠在鲍勃耳边。我看见她可能太热, 把裙子拉到大腿以上,露出长统丝袜以上的光滑皮肤。鲍勃用膝盖碰了一些别尔, 在别尔的耳朵边说些什么。然后他俩改变了坐势,一边一个围住琳达。
 
  我看这二个男人配合得很好,好像是酒吧的舞蹈夥伴,同时的把他们的手搁 到琳达的膝上行动。他们的手指贪婪的在享受,我注意已经深入到她的裙子内。 
  鲍勃的手在裙子裏不断移动向上,在那裏开始了更多的运动。
 
  当我再也不能忍受的时侯,想起身阻止。罗杰不失时机的邀请我跳舞。我机 械的跟随他进入舞池。他抱我比刚才更紧,猛力吻我的嘴唇。我开始想反抗,但 罗杰的舌头强制地伸进我的嘴唇,搅动我的舌头。他抓住我的手,抱紧我的后背, 另一隻手紧紧的搂住我的臀部,我的身体立刻失去平衡,倒在他的身上。吻了很 长时间,我发现我自己已经对他失去了抵抗,变得惶惑。我已经迟钝,没有感觉 到他的手伸进了我的裙子,伸进三角裤,直到他的手抚摩我的臀部。我的上帝, 要知道琳达和酒吧裏的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这一切。但是我阻止不了,就这样一直 继续到音乐停下。
 
  他领我回到桌子的后面,我坐下,立即发现琳达还在忙碌,她的腰部以下完 全裸露,二个男人不停的加紧对她进行手刺激。好象看到我的注视,三个都到达 了兴奋状态,表现得十分明显。这时间琳达重新缓过气,从椅子扶手上拿回她的 手。那二个男人也鬆懈下来。
 
  我的耳边传来罗杰暖和的呼吸,吓了我一跳。
 
  「我也来幹你。」他的手指触摸我的大腿,向上移动。感觉就象刚才吻我一 样,我又有点恍惚。但是十分幸运,我很快就阻止了他向上发展的目的。 
  「我想你要更多的帮助你的朋友。」我说,「等你回来时,我们再谈谈。」 
  他注视那二个男人,脏汙浸透了他们的裤子。罗杰皱着眉站在他们的身后耳 语,然后三人站起身,一起去了洗手间。
 
  同样地,我很快走到琳达的身边。「琳达,我们现在就走,他们马上回来。 
  如果我们不走,你可能会被强姦……当然不知道在我身上会发生什么,但是 我想你不是真正地要那样。快,让我们离开。「她环视四周作着判定,站起来朝 大门走去。我追上她,迅速的把她拉到外面。
 
  我们安全地进入汽车裏,或许她已经忘记我为什么出来。我没有去拿报纸, 现在也不想为了一张报纸再进去。她带着我驾驶汽车很快到家。
 
  到家就安全了。我先去了洗手间,她直接进了卧室。很快,我也来到卧室。 
  「你想我会忘记,对吧,宝贝?!」琳达站在窗前,摆出一副盛气淩人的姿 态,「你还要做许多的事情。」
 
  我很沮丧:「好吧,现在要幹什么?」
 
  她咆哮着:「现在,我要幹你,幹你狗- 娘- 养的屁股。」
 

                二集
 
  那天夜晚,在琳达对我的身体发泄完之后,她轻轻的吻了我道晚安。我想可 能没事了,但这是错误的。她给我长长的法兰绒女睡衣,让穿在乳罩和花边三角 裤的外面,然后领我到另一间卧室,看着我上床,就关好门锁住。
 
  在这个长长的週末,我完成了所有她让我做的事。不舒服的丹碧丝继续塞在 我的肛门,而且我要经常去卫生间轻轻的拉那小细绳,象女人那样更换它。在家 裏,她没有继续约束我的鸡巴,但还是要求我象出去那样一直的穿那很不舒服的 高跟鞋。
 
  在这个週末,我穿了许多非常漂亮的女人衣服,戴着假髮也化了妆。一般来 说,这些衣服是比较暴露的,但我也感觉比较舒适。
 
  后来看到我的脚实在难受,她让我换上平坦的鞋子只有很少后跟的凉鞋。 
  到了午后她让我祗是穿着比基尼,也不用穿长统丝袜,光着脚在房间裏. 烹 飪、打扫房屋全部是我做。对于我来说,毫无疑问它不是令人愉快的週末。 
  我非常害怕在星期一早晨她叫醒我的时候,让我继续穿这些女服。但是她好 像变得宽厚,没有这样做。那个早晨床前是我平常的短袜,鞋子,衬衫,领带和 上衣外套。但是她要求我裏面必须穿戴乳罩,蕾丝三角,丹碧丝,使用吊袜带和 长丝袜。
 
  天气不算热,但长裤加长袜是相当暖和的。我在办公室裏整天的害怕人们发 现我身上的女内衣。
 
  两天后的下午,她来到我的办公室,坚持让我解开裤子,检查丹碧丝是否还 在。我一点儿也不敢挑战她。一直到下班回家,我还有点胆战。
 
  当我到家,她立即带我到我现在的房间,那裏女人的衣服挂满了壁橱,还有 丝薄般的女内衣裤和长袜在抽屉裏. 我被要求穿上漂亮的晚礼服,戴上假髮,化 好妆坐车去外面吃饭。
 
  在酒店的餐桌上,她倾斜身子询问我是否非常喜欢她,对她忠诚。当然,我 告诉她确实是的。然后她讲述了这几天的调查。
 
  首先琳达告诉我与我的秘书交谈的情况,她揭发一年前我与她上过床。然后 琳达又告诉我如何瞭解到乔治的情况,他是一个推销员,偶而与我们公司来往。 
  乔治是十足的同性恋,在一个酒后的夜晚,说服了我与他睡觉,当然事后我 就后悔了。但是从琳达的脸上可以看到,她很不能接受这些事实。
 
  「看来,」她最后说:「你不是一个忠实的男人,你甚至不想做男人,与任 何东西都性交,对吧。」
 
  在这热闹的餐厅,我嘴巴张大可没法大声的解释我的行为。在喝白兰地酒前, 她给了我两粒强效女性激素药,命令我吞下。虽然我十分的不情愿,但自己的苦 果也只能自己吞下。
 
  从那时起,在这接下来六个月的每个早晨和傍晚,她都让我服下一粒强力女 性荷尔蒙。可能刚开始,我还是想琳达早点开恩,放我一马,但时间一长,也就 习惯了。在琳达的监督下,吃药好像变成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首先我的性欲欲望几乎立即减少了,在吃药的第一个星期,我的乳头变得敏 感,有几分肿胀变成粉红色。之后的一个月,我的乳房是明显的膨胀,胸部尺寸 显着的增加不少。接下来一个月,在我胸前可以很容易地看到乳沟。第三个月, 我用上A罩杯乳罩,扔掉了乳房假体。值得高兴的是,我的性欲欲望在这些时侯 又回来了。
 
  相反的,我的睾丸开始收缩变小,精液几乎没有。在琳达坚持向臀部后面约 束我的鸡巴和睾丸的时候,它不再有什么刺痛。即使我用力的十字交岔夹腿,睾 丸也没有什么反应。我的鸡巴已经不能足够的强硬满足她对我的欲望。不过,琳 达开始触摸和吸吮我的乳头,让我得到从来没有过的刺激,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现在是六月。不用任何的胸部假体,我能穿上C罩杯乳罩。如果我穿上相当 低领的女服行走,乳房会一抖一抖的,好像在夸耀自己。这种生活是陌生的。在 上班的时候,我要用绷带约束乳房。
 
  作为男人,我的头髮太长了,只能系象嬉皮士一样的马尾。在晚上高兴时, 我是琳达的玩具,她的实验品;不高兴时,几乎是她的奴隶,做家裏的全部工作, 还被训斥。
 
  在晚上,我们曾经出去过两次。第一次,我是穿上相当低领的性感女服在外 面行走。另一次穿的是非常保守的上衣和裙子。
 
  在这六个月裏,除了上班,琳达总是不停地让我学会修饰打扮自己,刚开始 我是不敢抗拒,再后来我是不想抗拒,最后我也已经麻木了,有的时候我对着镜 子,恍恍惚惚的都不知道自己是男还是女。琳达经常偷偷摸摸地注视我穿不同服 装的表现,当然我还是喜欢时髦一点,穿性感的服装容易满足人的虚荣心。不过 我甯愿穿男人的衣服。
 
  昨晚是星期五,琳达带我到她的美容师那儿。她的美容师的美容商店裏面人 不多。琳达已经做好特殊安排,让她为我美容。幸运地是,这女孩真诚地相信我 是琳达的堂妹。她开始美化我长长的头髮,做了许多的波浪。然后修理指甲和脚 趾甲。
 
  最令人困窘的是,琳达让她用热蜡为我除去腿上的毛,祗是没有让她做我的 下身,保住了我的秘密,也保存了我的面子。
 
  幸好没有长胸毛,我想如果长了胸毛,是否也是这样脱毛的命运。热蜡除毛 是难以置信地痛苦,永别了,我的腿毛。
 
  现在我知道我不能有交通意外事件死在医院,那样人们就会发现我的内涵与 外在有太大的差别。
 
  不过令人愉快的是从此不要穿戴容易出汗的假髮,我还是非常愿意轻鬆的, 享受自己美丽的头髮。就在夜晚睡觉前的时候,她又让我舔她下身的屄缝。她极 度兴奋,我当然也兴奋。
 
  今天在她的指导下,我认真的把家整理得十分完美。在两个小时以前她要我 準备一顿丰盛的正餐。当然,我就要去採购肉片,烘焙马铃薯,蔬菜,绿色沙拉 等等。几分锺前,她接管了我的工作,让我去洗澡打扮得漂亮美丽。
 
  在我洗澡之后,我尽最大的可能修饰美化我的头髮。这也容易,因为头髮好 像已经定型固定,蓬鬆而漂亮。波浪般任性的秀髮包围着我的脸和脖子。 
  我穿上我最好的黑色蕾丝乳罩,有花纹的蕾丝半透明吊袜带,黑色尼龙丝袜。 
  我选择了前胸开口较低的丝质露肩低胸裸背式的性感黑色洋装,穿上它有一 种抵挡不住的魅力。在这六个月里,我的腰部减少了三英寸,真正地大胸细腰。 
  太美了,我很自豪。
 
  我又回到浴室,準备把丹碧丝插入后庭。对于它,现在我已经使用习惯,这 和吃药、穿戴乳罩一样变成很自然地行为。当我拉下漂亮的黑色蕾丝三角裤,準 备做那个动作,门打开了,琳达微笑的脸在偷看。
 
  「好了,宝贝。」她说。「我想月经棉塞用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休息一下。」 
  我点头微笑。虽然我已经习惯于把它插入我的后庭,但还是没有学会喜欢它, 因为它持续固定的刺激我的穀道。现在,我从镜子裏最后一次检查我的形象,刚 从丹碧丝中得到解放,感觉很陌生和不习惯。
 
  「就这一双。」回到卧室她拿给我高跟鞋。然后拿出她最喜欢的香水,「抹 一下两隻耳朵后面,还有你的膝后和大腿缝裏,OK?」
 
  我笑了,这一切表明她对我的重视,对我的爱意。在两个耳朵后我多擦了一 点香水,另外我还在乳沟裏擦了一点。
 
  她亲自给我戴上一副她的蓝宝石耳环。这耳环真美丽,从镜子中我很高兴的 看到她把钻石耳坠穿过我的耳洞,虽然我曾经为穿耳难堪过。她又给我戴上她长 长的项链,硕大的蓝宝石垂饰挂到了我的乳沟。她在我后面微笑,我转过身微笑 地向她表示感谢,好像讨好似的,用涂满口红的嘴唇温柔的吻了她。
 
  「小乖乖,」她说,「你散发着花香,看上去真美丽。」
 
  「谢谢!」我感觉我自己脸红。这段日子除了她恶劣的愤世嫉俗的语言,其 他就没有什么话。现在要想得到满意和称讚就像是做梦一般。
 
  「好了,现在我们等待客人的到来。」
 
  「客人?都有谁?」我询问。
 
  「是我的一些朋友,我想你会喜欢他们的。」她微笑地说,「我知道他们也 将会喜欢你。」
 
  我跟随她来到楼下客厅,在那裏我们坐下。看到琳达同样时髦的装饰,我享 受乐趣的欣赏她的美丽,诱人的大腿。我意识到虽然我们的装束都是一样的时髦 性感,但我和她的心是不一样的,我还是十分的喜欢欣赏女性,我的心底裏还是 一个男人的心臟. 就我来说,这种生活它是很陌生的,我不知道是喜是忧。 
  「你愿意给我倒一杯饮料,宝贝?」她很亲切的询问我。这是六个月中唯一 的一次,我感到她的态度变化得太快。「好了,还是来一杯马提尼酒吧。」我很 快地给琳达倒好。
 
  「给你自己也来一杯吧,宝贝。」
 
  在这六个月裏我几乎没有喝过酒。实际上,我低下头有一点点害怕。但是酒 的味道实在好,我一连喝了两杯。门铃响了。看到我放下酒杯,她说,「我去开 门,我的小爱人。」
 
  门开了,一男一女走了进来。一个很美丽的高个女人挽着琳达呼喊,「哦, 琳达!你这房子真不错,这裏的环境太优美了!」
 
  我注视她们吻着嘴唇,这是女人之间很平常的。好像曾经看见这女人,我没 有把握。
 
  「嗨!琳达。你让人感到惊奇!」那男人抓着她的胳膊说。他上上下下的打 量着她,看着琳达一扭一扭的走了几个猫步,抱住她就是一个劲的吻。我想我没 有见过这男人。
 
  「这套衣服花了你不少的财富,弗兰西丝。」琳达说。我看见那是一件很时 髦的十字交岔形蓝色晚装,鬱金香花边,两片上等面料交岔在胸前,分别遮住左 右胸,但几乎遮不住她的大乳,她长长的金髮正好放在她的胸前。腰间至小腹上 方是中空的,几乎全部露出肚脐,背部全开到腰部以下,露出了部分臀沟,非常 性感。
 
  「不是,不是,」她说,「我早就有了。」
 
  男人穿着休闲外套,白色裤子和白色鞋子。他的粉红色衬衫是解开钮扣的, 露出很多的胸毛和粗粗的金项链,他看上去很结实。
 
  「见到你非常高兴,伊凡。你还和以前一样。」琳达说。
 
  琳达与弗兰西丝相互搂着,他们三人一起进入客厅。
 
  弗兰西丝突然注意到我,「这就是你的艾米!」她来到我的身边上上下下的 打量我,对琳达说:「是的,是的!她就象你说的那样美丽漂亮!」
 
  「琳达,你一点儿也没有夸张,我看她比你说的还要美丽。」伊凡说。「伊 凡愿意为你效劳。」说着他吻了一下我的手。他的鬍子使我有点发痒,我的手臂 象通了电。现在我知道为什么女人喜欢这种礼节。
 
  「很高兴见到你们两位。」我尽可能甜甜地说,「你们想喝一杯马提尼酒或 者别的什么东西?」
 
  「就来马提尼酒,我亲爱的。」他说。
 
  「好的,就它。」弗兰西丝也说。
 
  象刚才那样,我转身在餐厅倒了两杯酒,听到客厅传来声音。
 
  「亲爱的,她确实不错。」这是女人的声音。
 
  「但是你没有告诉我们,她是如此性感漂亮!」男人说,「你是如何妥当的 做到!」
 
  我感觉很不舒服他们如此率直的讨论我,我惊愕琳达好像全都告诉他们什么 了。
 
  「这并不困难。」琳达说,「今晚你们将看到我如何做得不错。」
 
  「我相信。」两个声音同时说。
 
  我端着酒回来,看见他们已经坐了下来。弗兰西斯和琳达拥抱在长沙发上, 她美丽修长的大腿十字交岔,裙子拉开得很高,可以清楚看到吊袜带,内裤和她 长袜的根部。伊凡坐在琳达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我弯下腰把酒放在他们的前面,稍稍向上看。伊凡是目不转睛看着我的乳沟, 他还向前倾,大概要伸进去看我的肚脐。我很快地站直坐到伊凡的对面,弗兰西 丝旁边的坐位上。按照琳达的指示,我表现为一个女士的优雅举止,小心地就座, 把腿远离他们,尽可能保持端庄。
 
  「好了,琳达告诉我们今天是你準备的聚会,艾米。」弗兰西丝说。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说:「是的,今晚我要当好女主人。」
 
  伊凡慢慢品着酒,同样地他继续微笑面对面的注视,看得我心慌意乱。他的 眼睛也时常盯着我的腿以及深深地乳沟。
 
  「我想你做得很好,亲爱的。」弗兰西丝说,倾斜身子轻轻拍拍我的手背, 她的肚脐一下就暴露在我的眼前。
 
  「你的马提尼酒确实不错。」伊凡说。我看见他的玻璃酒杯是空的。很快地, 我去到厨房用託盘拿了一瓶。当我弯着腰给他们每个人斟酒,看见他们的眼睛瞄 着我的上胸,伊凡的眼睛几乎要掉到我的腿上。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脸红有点困窘,一口喝光杯中的酒。就又给自己另外倒 了一杯。
 
  「我想我们需要一些更多的食品,艾米。」琳达说。
 
  我回了厨房。在那裏我听到从客厅传来的声音,「琳达,实在是不可思议。」 
  弗兰西丝说,「她简直太完美了。」
 
  「还不够完美,亲爱的。」琳达回答说,「只能说比较不错。」
 
  「哦,我想你对你自己的要求也太严格了。我同意弗兰西丝的意见,亲爱的。」 
  我端着盛满烤肉的盘子回来,所有人的眼睛又是看着我的胸,这使得我神经 非常的紧张。
 
  「自从上次我们在俱乐部分别,你就是做了这些?」伊凡对着琳达说。 
  「哦,在这裏有我许多的工作。」她说。看到伊凡已经喝完,我也喝光我的 马提尼酒,为了我和他各倒了两杯。当我退后坐下,小心的象淑女似的整理我的 裙子,一抬头,所有人的眼睛是在我的身上,我脸红得更厉害了。
 
  当他们谈到在什么什么俱乐部相互认识时,我默默地听了好一阵子。这好像 是琳达在我上班的时候,经常去那裏聊天、闲逛、打球。它大概是一些「美丽的」 
  人们聚集的地方。
 
  「艾米,」我的妻子说,「该上正餐了。」
 
  我点头离开房间。我能听到他们说话,但听不清楚。我只能猜测,真正地不 知道他们到底说什么。
 
  在饭厅桌子上我放上沙拉,烤牛排,马铃薯泥,生菜。然后我回到客厅招呼 每个客人到桌子。伊凡拿来我和他的酒杯。我看杯子是空的。他放下杯子,象绅 士似的为我拉了一下椅子,同样也为另外两个女士服务,他坐在我的右边。 
  「你想打开葡萄酒吗,伊凡?」琳达说。我们看着他打开,先倒了一点品尝, 然后为我们都斟上。
 
  「艾米,」弗兰西丝说,「你桌子佈置得很美丽,这些花是长在院子裏的?」 
  「是的。」我回答。在这六个月,我的另一项工作就是种植养护花园。 
  我们开始用餐,他们是第一次注意到除我外的事。也是给了我摆脱从门铃响 起十分难堪窘迫的机会,我稍微放鬆了全身的肌肉,但感觉到噁心。我的上帝, 我想,他们好像已经完全知道我的事情,就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我。我闭上眼睛 小心的咀爵牛排,享受马提尼酒带给我的轻微头晕。
 
  「这是完全令人惊奇的!」弗兰西丝对我说,「极佳的、丰盛的晚餐!」我 轻轻的微笑表示感谢。
 
  「人们通常用一个男人的心来作比喻。」伊凡微笑的吃光盘子中的食物。